75小說 > 玄幻魔法 > 第九行詩 > 第42章
    十一點整,在余秋華催促的電話打來幾通之后, 葉珈藍不得不打開辦公室的門出去。
    最后一通電話里, 余秋華女士下了最后通牒:“十分鐘以內趕緊處理完醫院的事, 你們科室就剩下你一個醫生了嗎, 大周六輪休的時候還被叫去加班?”
    葉珈藍竟然無言以對。
    余秋華多少能猜出來她現在還在醫院的原因, 語氣也跟著嚴厲起來:“現在立刻馬上出門, 小寧說他順路, 一起把你給捎回來!
    “……”
    余秋華掛了電話。
    葉珈藍看了眼手機, 電話掛斷之后4G網暢通無阻,她很快收到寧致的微信消息:【我在醫院門口等你,白色奧迪車!
    后面還發了串車牌號。
    葉珈藍正經過隔壁神經外科的科室,辦公室門開著,里頭一個女人背對她坐在椅子上,她聲音不小,清脆動聽:“唐醫生, 我聽說您今天早上就沒吃什么東西……這是我自己做的,還希望您不要介意!
    似乎是怕對面男人誤會, 女孩子還特地解釋了句:“我是昨晚上腦出血患者的女兒,謝謝您大晚上還在手術室里忙活那么長時間……”
    葉珈藍往后要退了半步, 站定在門框后面。
    這樣就算里面有人轉過頭來看,也發現不了她。
    里頭男人聲音不咸不淡, “不用!
    “用的用的……唐醫生, 這飯是我的一點點心意, 你就……”
    唐遇抬眼看她, 眉眼間染了半分的笑,“昨天手術室里不止我一個醫生!
    女孩子愣住。
    “主刀一個,麻醉一個,一助一個,二助三個,還有器械護士兩個!
    唐遇已經又把視線低下去,“心意我領了!
    “但是——”
    他左手無名指輕輕抬了下,女孩子瞥見上頭那枚銀色戒指,連忙收回視線,她耳根一熱:“對,對不起唐醫生,我不知道您結婚了!
    女孩子沖他鞠了下躬,一眼都不敢再看他,抱了餐盒就又出來了。
    差點就成第三者了。
    呼。
    女孩子呼了口氣,她臉還有些熱,抬手在耳邊扇了又扇,以至于連門口站了個人都不沒注意到。
    葉珈藍在門口站了兩分鐘,把事情的始末都聽得清清楚楚。
    剛要抬腳離開,肩膀就被人拍了下。
    男人的聲音自身后響起:“葉醫生,你在我們辦公室門口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
    來人是和唐遇一個科室的男醫生。
    葉珈藍扯了下嘴角干笑一聲:“路過!
    她也不管這個男醫生信不信她的話,沒再多說,徑自離開。
    男醫生盯著她的背影看了幾秒,然后閃進辦公室,一把帶上門。
    “唐醫生,我剛才在門口看到葉醫生了!
    唐遇寫字的手頓了頓,然后才有落筆,若無其事地繼續寫。
    “她來找你的?”
    “沒有!
    男醫生剛從放射科回來,他把手里剛出爐的片子遞過去,眼神隨意一瞥,就“誒”了聲,“唐醫生,你手上的戒指是怎么回事?”
    “朋友送的!
    他本來沒有戴戒指的習慣,不大方便。
    因為上手術臺的時候大多要把戒指摘下來。
    但是自從前些日子那個女病人來辦公室裝病找他以后,唐遇就戴了個戒指。
    這樣一來,省了不少麻煩。
    男醫生端詳幾秒,“男朋友女朋友?”
    “男朋友!
    “……”
    男醫生默默地站遠了些。
    他覺得自己可能不大安全。
    唐遇余光瞥見男同事一臉驚悚的表情,他也不開口解釋,只輕扯了下嘴角。
    戒指確實是男朋友送的。
    謝景非知道他追求者眾多,所以以他豐富的經驗,干脆買了個戒指給他,讓他冒充有婦之夫。
    至于女朋友送的,被他藏起來了。
    因為之前上學的時候有次做實驗,唐遇把戒指放在摘下來的時候,差點被同組的組員拿錯縫進兔子的胃里。
    自那以后,唐遇就沒帶過葉珈藍送的那枚戒指。
    因為怕弄丟。
    -
    醫院大門口的路因為要經過救護車,所以旁邊不讓停車。
    寧致的車停在了對面。
    葉珈藍穿過一條馬路,對了一下車牌號之后,她開門上車。
    安全帶系上之后,她道謝:“謝謝寧先生!
    “寧先生?”
    “……”
    葉珈藍又忘了直呼其名這件事。
    她有些抱歉地笑了笑,“我記性不太好!
    寧致見她坐好,邊啟動車子邊開口問她:“要聽歌嗎?”
    “不用了!
    葉珈藍口味特殊,偏好國外輕柔的抒情音樂。
    純音樂最好。
    蘇錦珂在手機里特地給她建了一個歌單,歌單的名字就叫做:老年迪斯科。
    陌生的車,半熟悉半陌生的男人。
    葉珈藍多少有點不習慣,她肩膀微崩,怎么都放松不下來。
    寧致從后視鏡里看眼她,“今天上午很忙嗎?”
    “……還好!
    其實半點事兒都沒有。
    “病人多嗎?”
    “一般!
    其實一個來找她看病的都沒有。
    找許戀的倒是有一個,但是是過度焦慮掛錯了科的。
    葉珈藍在辦公室里把前寫日子沒看完的老電影給看完了。
    寧致又問,“不會被病人欺負吧?”
    “這種情況還是個別吧!
    “個別的意思就是有?”
    葉珈藍“嗯”了聲,之前有個護士被一個病人當成魷魚咬了一口。
    那個病人下口還挺重,小護士差點被他給要破相。
    這種事葉珈藍從來不敢告訴余秋華,她就怕余秋華想得太多整天擔心她。
    葉珈藍又補了句:“整體上還是挺安全的!
    “有攻擊性的病人大多都會被隔離,再嚴重一點的可能直接送到精神病院了!
    寧致點點頭,“你被病人欺負過嗎?”
    “還沒有!
    沒有的原因,大概是她這幾年才從各科室輪完,進精神科時間不算太久,所以還沒機會碰上這種人。
    遲早的事。
    葉珈藍連心理準備都做好了。
    兩人聊天內容中規中矩。
    寧致剛想再說,葉珈藍手機鈴聲就響了一下。
    是一個患者的電話咨詢。
    她認真起來,帶了耳機,打開手機備忘錄,一邊和打電話過來的家屬了解情況一邊做記錄。
    等這通電話結束之后,寧致已經把車停到了余秋華的住處。
    葉珈藍微微松了口氣,打開車門,然后等著寧致找好停車位停車之后,和他一起上了樓。
    大概是寧致也來了的緣故,余秋華中午做了整桌的菜。
    大魚大肉上的齊全。
    席間余秋華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寧致聊,而葉珈藍只負責解決大魚大肉。
    聊著聊著也不知道怎么就聊起了余瑩,余秋華嘆了口氣,轉頭看向埋頭苦吃的葉珈藍:“要是你姐還在的話,孩子都會跑了!
    她知道余瑩大學的時候交了一個男朋友,但是不知道她的男朋友是誰。
    余秋華又嘆了口氣,葉珈藍微微皺眉,“媽——”
    她眼神一抬,示意家里還有別人。
    余秋華連忙笑了下,又把話題轉了回去:“小寧啊,你覺得我們彎彎怎么樣?”
    寧致實話實說:“挺好的!
    不好的話他也不至于三番兩次地主動找她。
    葉珈藍咬了咬筷子,她垂著眼,食之無味。
    寧致為人處世都沒得挑。
    但就是有一點不好:和她不合適。
    一頓飯吃到一點多,葉珈藍本來要在廚房洗碗收拾,結果硬是被余秋華給推了出來:“你去個小寧多待幾分鐘!
    “媽,我們兩個不合適!
    “怎么不合適了?”
    余秋華根本就聽不進去她的話,“你別是還想著小遇那孩子吧?小遇好是好,但是你們兩個分手這么多年了,人家還在說不定都會打醬油了,你這傻丫頭還指望著人家在原地等你?”
    “你說你當時任性個什么勁兒,要死要活地要跟他分手?”
    她對余瑩和徐震的事情一無所知。
    葉珈藍嘆了口氣,然后下一秒,她就被余秋華關在了廚房外面。
    于是葉珈藍和寧致對著電視沉默了十幾分鐘。
    一刻鐘后,寧致接到了一通工作上的電話,先開車離開。
    葉珈藍又在家里睡了個午覺,三點多,她打車去了余瑩在北城讀的那所大學。
    余瑩學習好,讀的大學是重點一本。
    今天天氣實在太熱,又正好是上課的點兒,校園里走動的人不多,葉珈藍直奔體育場的看臺在,找好了地方坐下之后,目不轉睛地看向籃球場。
    里頭男生成群結隊,揮汗如雨地在球場上奔跑著。
    葉珈藍看著看著,突然就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唐遇打籃球時候的場景。
    他長得好看,站在人群中一眼就能注意到,然后散場之后,他朝她走過來。
    旁邊女生屏氣不敢出聲,就葉珈藍一人把水遞了過去。
    她喝過的水。
    少年的身影似乎還在眼前,但是伸手一觸,她抓了個空。
    葉珈藍雙手環膝,整張臉都埋在了膝蓋里。
    她想起昨晚夢里和徐震見面時不完整的那段對話。
    其實算不上對話,因為葉珈藍全程沒怎么出過聲。
    只有徐震自己一個人,不厭其煩又義正言辭地在勸她:“你姐沒跟你說過他男朋友是誰吧?”
    “……”
    “你覺得她可能跟你和家人說嗎?”
    “……”
    “和一個能當自己爸爸的人上了床還懷了孕,關鍵是這個人還是自己媽媽好友的老公,她自己也說不出口吧!
    “……”
    “現在唐遇可能還不知道這些內幕,但是小姑娘,你想過沒有,萬一他有一天知道了,你想讓他一輩子都活在對你們葉家的愧疚中嗎?”
    “到時候他對你是愧疚還是愛,可能連你自己都說不好吧?”
    “唐遇年紀小不懂事,但是你應該拎得清吧?”
    “我承認我渣,”
    徐震渣得徹底,而且坦然,他把支票遞過來,“就當是我對不起你們葉家,這張支票就當做補償吧!
    耳邊吵鬧聲漸漸大了起來。
    體育場里有班級來上體育課。
    葉珈藍這才回過神來,她手指忽的攥緊,指甲雖然短,但還是在腿上劃了一道紅印子。
    她深呼吸幾口,然后慢慢抬起臉來。
    女人整張臉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鬢角的頭發濕噠噠黏在臉上,她伸手抹了抹。
    寧致的消息剛好這時候發過來:【回家了沒?】
    葉珈藍一字一頓地敲:【我晚上請你吃飯吧,正好有話跟你說!
    【什么時候?】
    【七點吧!
    現在才四點多鐘,葉珈藍還想再這邊多坐會兒。
    【好,】寧致應承地快,【我到時候去哪兒接你?】
    【政法大學北門口!
    -
    同一時間,謝景非環游歐洲剛剛回來,行李箱給來接機的司機一扔,直奔華溪醫院。
    他裝模作樣地敲了敲神經外科的房門,”唐醫生,我要看病!
    唐遇瞥他一眼,沒理他。
    謝景非又自導自演了幾句,最后一屁股坐到了唐遇的辦公桌上,“遇遇,我們待會兒去放松放松?”
    隔壁桌的男醫生嚇得扶了扶眼睛。
    ……這個不會就是送唐醫生戒指的男朋友吧?
    唐遇沒接他這話茬,“今天幾號?”
    “啊……27號啊!
    唐遇抬了下眼,“跟我去一個地方!
    “去哪兒?”
    唐遇把眼鏡摘下,他抬手輕按了按眉心,眼底隱有疲憊之色:“政法大學!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