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第九行詩 > 第45章
    盡量……盡量什么?
    盡量讓她明天早上能去上班,還是明天早上上不了班?
    蘇錦珂站在門外, 明顯是受了里頭火熱氣氛的影響, 她臉皮難得薄了一次, 一直從臉紅到了脖子根。
    一門之隔, 里頭破碎的□□聲斷斷續續從門縫中擠了出來,蘇錦珂在外面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她站了大概有半分鐘,然后實在忍受不住, 捂住耳朵溜去了客房。
    砰的一下,所有聲音都被她隔絕在了外面。
    房間內安安靜靜,蘇錦珂心想,明天可能將是最考驗葉珈藍心理承受能力的一天。
    她不敢想象, 也沒法想象。
    而客房外面,蘇錦珂前腳剛走,廚房的門后腳就被打開。
    唐遇抱著葉珈藍出來, 大步邁向臥室。
    懷里女人眉頭擰地緊緊,整張臉上紅暈未褪, 看著嫵媚可愛, 越發地叫人憐惜。
    但是唐遇沒辦法憐惜。
    他今天是被欲/望沖昏了頭腦,眼神炙熱, 動作粗暴, 身體壓下之后,毫不猶豫地貫穿而入。
    床板因劇烈運動顛簸磕碰在墻上發出細微的搖晃撞擊聲, 像是一把催情利刃, 一點點刺激著他的耳膜。
    唐遇已經顧不上葉珈藍明天早上要不要上班了。
    理智被剝奪, 他腦海里全是葉珈藍剛才在他耳邊說的話,她說:“唐遇,怎么辦,我還是很喜歡你!
    能怎么辦?
    他不也還是喜歡她非她不可的地步嗎?
    蘇錦珂和謝景非,甚至包括葉珈藍自己在內的三個人,全都以為他和葉珈藍分手后就沒有了任何交集。
    但是唐遇知道根本不是這樣。
    他放不下,也沒辦法裝作放下。
    所以分手后第一個月,他就給葉珈藍打了一通電話。
    他號碼所在區域是在美國,怕葉珈藍發現不對勁兒不肯接,唐遇還特地換了其他省份的號碼打給她。
    葉珈藍果然接了,而且脾氣很好地說了句“hello”。
    唐遇當時呼吸微微一重,沒出聲。
    葉珈藍又看了眼來電顯示,陌生的區域識別,陌生的電話號碼,她用英語問了句“有什么事嗎”,那頭依舊沒人回答。
    她以為是詐騙電話,干脆利落地把電話給掛了。
    但是掛斷沒多久,那個電話很快重新打過來。
    葉珈藍本來不打算再接的,結果那頭的人實在有毅力,一次不接就打兩次,兩次不行就打三次,打到第四次的時候,她按了接聽:“這位朋友,國際長途很貴的,話費扣沒了你給我充嗎?”她本來想開始就罵他幾句,然后大姐大一樣掛斷電話的。
    但是她偏偏性子柔,長大了更是連句臟話都說不出口,憋了半天也只憋出來一句:“……fuck you!”
    那頭人隱隱約約笑了一聲。
    克制,而且溫柔。
    葉珈藍沒心思細聽,懊惱之下,她一把掛斷電話,并把那個號碼拉近了黑名單。
    幾分鐘后,她手機收到了移動營業廳的一條話費充值信息。
    那人居然真的給她充了話費,而且是上千的起步價。
    不過天上掉的餡餅,葉珈藍到底是沒敢接。
    第二天她就注銷了那個手機號。
    自此以后,葉珈藍的電話唐遇再也沒有打通過。
    后來再知道她的新手機號碼,是因為她有次喝醉了,稀里糊涂給唐遇以前用的手機號打了電話。
    唐遇這種人是典型的資本主義家,話費存一次用幾年,舊手機號一直放在另一個手機里,每次都自然延續月租。
    但他不常開機。
    那次開機純屬偶然,唐遇本來是打算隨便看兩眼就關機的,結果就這么兩眼,一個陌生號碼就打了進來。
    唐遇沒接。
    但是也沒立刻把手機關機。
    等他洗漱完從洗手間出來,那個號碼的未接來電已經有了幾十通。
    唐遇挑了挑眉。
    然后鈴聲再響的時候,他把電話接了。
    接了跟沒接其實差不了多少,因為那頭根本就沒有聲音。
    唐遇開始以為是惡作劇,直到那頭女孩子輕輕哼了一聲。
    就一聲,他的動作就驀地僵了一瞬。
    下一秒,里頭蘇錦珂的聲音傳來:“彎彎,你怎么又喝酒了?”
    “誒?喝醉了居然還能撥了一個陌生號碼出去了?”
    她把手機從葉珈藍手里拿過來,“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朋友剛才喝醉了亂按了一個號碼,對不起對不起……”
    連著道了幾次歉之后,蘇錦珂把電話掛斷了。
    唐遇還維持著之前的姿勢沒有動。
    在他看來,葉珈藍醉后的一聲輕哼,都能要了他的命。
    也是從那天開始,唐遇的舊手機從來沒有再關過機。
    葉珈藍的電話也的確來過幾次,每次都是喝醉了酒不說話,輕輕淺淺地對著聽筒哼哼唧唧。
    然后就像是唐遇單方面做了一場夢,夢醒后所有的一切又回歸原點。
    葉珈藍完全不記得自己給他打過電話了。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唐遇回國前不久,他最后一次接到葉珈藍的電話。
    當時是初春三月,北京時間晚上十二點多。
    葉珈藍那次也喝醉了。
    不省人事地對著電話說想他。
    然后酒醒以后,她很快又會把他拋之腦后,再對他閉口不提。
    唐遇已經料到了起因經過和結果。
    但是他想要的不是葉珈藍酒后吐的真言。
    唐遇想要的,是葉珈藍和他一起,清醒地,墜入深淵。
    -
    葉珈藍第二天醒的挺早。
    生物鐘已經形成了,加上身體不大舒服,她六點多就摸到手機看了眼消息。
    職業病的緣故,她一睜眼就下意識看有沒有同事找她,住院部的患者有沒有出什么岔子。
    工作群里風平浪靜。
    葉珈藍翻了個身。
    動作幅度不大,但是異常不舒服。
    腰像是被人掐斷過一樣,腿也像被用力掰開抻直了好久,渾身都難受。
    像是透支身體運動過量了。
    葉珈藍記得自己昨天喝了不少酒,但是思前想后也沒想起自己昨天干了什么。
    總不能大半夜跑樓下跑圈去了?
    葉珈藍皺了皺眉,兩手食指一抬,在太陽穴的部位輕輕揉了幾下。
    兩秒后,她腦海中突然浮現自己強吻唐遇的畫面。
    葉珈藍下意識吞了吞喉嚨。
    她左手按壓了下酸疼的大腿,然后用了另外一只手發消息給蘇錦珂:【珂珂,我昨晚做了個夢!
    蘇錦珂回復地異常迅速:【?】
    【你醒的好早啊!
    【……】
    蘇錦珂不是醒的早,她是根本沒怎么睡。
    開始的時候她還有睡覺的意思,結果這公寓的隔音效果沒有想象中好,旁邊床晃蕩的聲音綿延不絕地傳過來,把蘇錦珂的睡意晃蕩的煙消云散。
    好不容易等隔壁消停下來,她又睡不著了。
    蘇錦珂翻來覆去大半個晚上,難得淺眠一次,被微信震動聲一叫即醒。
    她問葉珈藍:【什么夢?】
    【春夢!
    葉珈藍:【我夢見我昨天喝醉了強吻了唐遇!
    蘇錦珂:【你昨天是真的喝醉了!
    【但我沒強吻唐遇吧?】
    葉珈藍活動了一下腰肢,【做夢做的我好累啊……跟真的一樣!
    蘇錦珂裝起死來。
    葉珈藍在床上又躺了幾分鐘,蘇錦珂的回復她沒等到,剛掀了被子去拿衣服,房門就突然被人推開。
    她動作一僵,然后抬眼,看到站在門口,盯著她裸露在外的光滑肩膀絲毫不避諱的男人。
    這人好像是……
    她春夢的,男主角。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