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第九行詩 > 第76章
    旁邊偶爾有醫護人員匆匆經過, 走廊里人聲不大, 但是腳步聲明顯。
    一聲一聲,仿佛踩在了唐遇的心上, 他心跳不可抑制地加快了些,下意識又轉頭看向緊閉的手術室門口。
    他眼底的光閃了閃, 沒立刻說話。
    余秋華覺得這孩子是太過緊張擔心所以反應遲鈍了,她又咳了一聲,“彎彎現在在普通病房, 醫生說是蛛網膜下腔出血!
    她雖然不是從事神經外科的,但是對這種簡單性的名詞還是有所了解的, 安撫性地道:“雖然還沒清醒, 但是不太嚴重, 沒有傷到顱骨,目前也沒看出有腦震蕩的跡象!
    快的話, 明天就能清醒。
    不過這話余秋華沒說,唐遇就是學這個的, 肯定一點即通。
    果不其然,唐遇點了點頭。
    余秋華就坐在他旁邊的椅子上,她甚至能聽到他松了一口氣的聲音。
    唐遇沒立刻起身,他頭微仰,往身后的墻壁上輕靠了靠, 好一會兒, 他才輕聲說了句:“余阿姨, 我會好好愛她的!
    這一輩子都好好愛她。
    余秋華眼眶一熱, 她連忙把頭轉過去,點點頭道:“你爸應該不會這么容易你們在一起……以后盡量少帶彎彎回家吧!
    徐震當時找她時說的話她記得清清楚楚。
    他不同意唐遇和葉珈藍在一起的原因無理又自私——只是單純的因為葉珈藍是余瑩的妹妹,一看到她就會想到很多年前被自己間接害死了的余瑩。
    和余秋華差不多。
    只不過余秋華不做賊心虛,想的也通透,所以即使現在心里還有點隔閡,依然不會再阻止他們在一起。
    但是徐震就不一樣了,他這人再渣,背負著一個花季少女的命,也沒辦法完全坦然。
    所以他連看見葉珈藍,都會覺得良心不安,像是余瑩永遠不肯放過他,時時刻刻來提醒他一樣。
    所以徐震為了不見到葉珈藍,想盡辦法地不讓唐遇和她在一起。
    唐遇這邊他根本說不定,就只能從葉珈藍這邊入手。
    有余瑩這么個萬能的理由,葉珈藍果然很快就和唐遇分手了。
    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他們還能再復合,就在唐遇回國的兩個月后。
    這次徐震沒找葉珈藍,而是直到找了余秋華,借了她的手讓他們再分開。
    余秋華活了大半輩子,心里跟明鏡一樣,知道徐震找她的目的,也知道上一輩的事不應該影響到下一代,但是她還是順了他的意。
    余瑩的事就像是一根刺,梗在了余秋華的嗓子里,咽又咽不下去,把也拔不出來,只能通過時間讓它慢慢軟化掉。
    所幸的是,這根刺軟化的時間很快。
    可能也有今天這起車禍充當催化劑的作用,只用了幾天時間,余秋華雖然沒有完全釋懷,但是至少不會像以前一樣了。
    余瑩畢竟是過去式。
    余秋華現在唯一能做的,而且應該能做的,就是讓葉珈藍快快樂樂的。
    葉珈藍太喜歡唐遇了,喜歡到跟別人連試都不想試。
    余秋華這幾天連診所都沒去,牌友叫她打牌也都被她推拒了,就在家里翻看兩個寶貝女兒以前拍的照片。
    翻了幾天,翻到葉珈藍大學那年照片的時候,醫院電話打來了。
    然后她在手術室門口見到了這樣的一個唐遇。
    沉默,也脆弱的唐遇。
    唐遇和葉珈藍在一起的這幾年也是她看著過來的,她心一軟,本來還對他恨屋及烏的那點怨氣也都散了一干二凈。
    余秋華折騰了幾天,也覺得累,她抬手捏了下眼角,“小遇啊!
    “嗯,”唐遇應了聲,“您說!
    “瑩瑩肯定很喜歡你!
    唐遇這次沒再出聲。
    余瑩是真的很喜歡他。
    所以當時他們乘的那艘船出事故的時候,她即使自己沒想活著回去,也拼著最后的力氣把他救了上去。
    余秋華轉頭看他,“瑩瑩肯定也想讓你們兩個好好的!
    她越說就越覺得自己話多,但是偏偏又停不下來,像是一個即將把女兒嫁出去的人,不放心地叮囑未來的女婿,“彎彎這人平時雖然溫和,但其實也是有點小脾氣的,以后她要是惹你不高興的時候……”
    “她沒惹過我不高興!
    葉珈藍最讓她不高興的事,應該就是跟她分手。
    其余的時候,只要葉珈藍在他身邊,他就不會覺得不高興。
    “以前的時候她就跟我說過,小時候她怎么惹余瑩姐不開心,余瑩姐都不會對她發脾氣,”唐遇已經起身,他沖余秋華禮貌地笑了下,“我也不會對她發脾氣的!
    頓了幾秒,他又糾正道:“我對她發不起來脾氣!
    余秋華一愣,然后才慢慢笑了起來,“去看看彎彎吧,201病房!
    -
    唐遇進病房以后看了眼CT結果。
    結果顯示蛛網膜下腔血塊不多,其他頭部損傷也基本沒有。
    但是葉珈藍第二天早上還沒有醒過來。
    沈醫生覺得萬分對不起唐遇,因為自己傳播了謠言導致他在病房門口傷心欲絕了一個多小時,當天下午從手術室門口經過的醫生護士們無一不駐足了幾秒。
    一是因為唐遇長得好看,還有一個原因,是他站在手術室門口等待的樣子,讓人看了心生不忍。
    當天沈醫生的朋友圈里基本被唐遇的照片刷了屏——
    女醫生們艷羨不已:【好羨慕葉醫生啊,有個這么好的男朋友!
    男醫生們就不一樣了,他們腦回路清奇,而且出口簡單粗暴:【唐醫生太可憐了,好像被主人拋棄的小狗啊!
    沈醫生晚上睡覺都沒睡好,第二天主動幫唐遇值班,好讓他專心在病房里陪女朋友。
    中午的時候,他內心不安,還特地從食堂里打好了午飯送到了葉珈藍的病房里。
    男人下巴上已經有淺淺的青黑色胡茬冒出來,但是看起來倒也不邋遢,他依舊一副翩翩貴公子的樣子,禮貌地對他道謝。
    沈醫生轉頭看了眼安安靜靜躺在床上的葉珈藍,“唐醫生你先去休息一下吧,葉醫生說不定下午就醒了!
    唐遇沒說話,只扯了下嘴角作為回應。
    沈醫生攬了兩個人的活,也沒時間在這邊多待,沒幾分鐘就出了病房。
    門一關上,病房里又恢復安靜。
    唐遇伸手握住葉珈藍放在被子外面的手,然后上半身前傾,小臂抵在床沿,拉起她的手輕輕吻了下。
    五分鐘后,唐遇把葉珈藍的手放回被子里,又細致地把被子給她掖好之后,抬腳出門,回了神外的科室。
    雖然上午有沈醫生幫忙處理工作,但是病歷還是堆了十幾張。
    他在辦公室里待了一個下午,把病歷分析整理完之后,還接診了兩個病人。
    吳主任考慮到他這兩天的狀態不好,所以干脆把他這周的手術都停了。
    停了之后也沒好到哪兒去,該忙依舊還是忙。
    下午六點多的時候,辦公室門被人敲響。
    同辦公室的牛醫生正準備出去,順手就把門打開了,一見到外面的人,他到了口中的“你好”兩個字都沒能說出來,“美女,又來找唐醫生?”
    唐遇皺了皺眉,他本來在看電腦屏幕上的CT圖,聽他這么說才抬眼看了眼。
    付桐就站在門口,她身形高挑,手里勾著脖子上的項鏈把玩了半秒,“朋友來醫院體檢,所以我順路過來看看!
    唐遇收回視線,沒理她。
    牛醫生見風向不對,趕緊溜了出來。
    “唐遇,晚上有時間一起吃個飯嗎?”
    “沒有,”唐遇扯了下唇,他把眼鏡摘下,然后起身,“我有女朋友了!
    他說話不給人留情面,但是又不會顯得太唐突,“付小姐,請你自重!
    付桐嘴角抽了抽,愣了好一會兒才又問道:“就當是老同學一起吃頓飯都不行嗎?”
    “不行,”唐遇從她身邊經過,然后又把門拉開,“她會不高興!
    說完也不理會付桐,他先一步出了門。
    來都來了,好不容易沒看到葉珈藍和他在一起,付桐哪里肯放棄,立刻就跟了出來,“就吃頓飯,唐遇,我們這么多年同學了……”
    唐遇身高腿長,步子邁的大,付桐邊走邊說有些累,她抿了抿嘴,干脆也不說了,默不作聲跟著他一路去了住院部。
    201病房內,葉珈藍已經醒了過來。
    身邊的小護士正開心地和她說著話,“葉醫生,你腦袋現在還疼不疼?”
    葉珈藍不敢搖頭,梗著脖子說了句:“還有點!
    小護士被她的動作逗得笑了一聲,剛要再開口,門外走廊的女聲就傳了進來,”喂,唐遇,你等一下……“
    小護士口水一咽,剛才要說什么現在全都忘了。
    葉珈藍眉頭皺了皺。
    她記得這個聲音,是付桐的。
    果然,下一秒,那兩人一前一后地出現在了病房門口。
    葉珈藍抬頭一看,結果動作有些猛了,她眉頭皺的更深。
    她傷到了腦子,記憶多少有些混亂,只記得唐遇好像剛來醫院不久,前不久還在KTV里吻了她來著。
    再往后,她的記憶戛然而止,完全不記得自己和唐遇已經和好了。
    葉珈藍這會兒耳邊都是付桐喊唐遇時候膩歪得不正常的聲音——
    也就是說眼前這個男人,前腳剛吻過了她,后腳就和付桐搞在了一起。
    她嘴角一撇,表情難看地不大明顯。
    呵呵。
    這個渣男。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 天津时时彩15期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11选五 11选5中奖助手app 我家理财 福建快三形态跨度走势图 福彩东方6十1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输了100万 广西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四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 七乐彩专家杀号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