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第九行詩 > 第78章
    葉珈藍的重點全放在了在護士中間的那半句話上, 其余的根本沒有仔細聽。
    護士說唐遇開始不知道她失憶,所以整個晚上心情都不大好。
    那她如果只過了一天就回復正常的話, 唐遇說不定會以為她昨天是裝的……他如果真的這么想,葉珈藍估計沒機會見到明天的太陽了。
    一想到這個, 她思索幾秒, 決定將錯就錯地再裝幾天。
    決定下來之后,葉珈藍果斷搖了搖頭,“想不起來……我腦袋有點疼!
    護士以為她是因為思考過度但是又什么都想不起來的鍋,連忙過來扶著她半靠到了墻壁上,“那就先別想了, 主任說你的情況不嚴重, 等腦袋里的血腫清除干凈了,到時候就什么都想起來了!
    她說著轉過身去,去給她配輸液用的藥水了。
    葉珈藍聽見她輕輕嘆了口氣,小聲嘟囔了句:“就是可憐了唐醫生……”
    他們這些醫護人員也經常在沒有病人的時候圍在一起討論八卦, 葉珈藍和唐遇的事一傳十十傳百, 從一個簡單的破鏡重圓吃回頭草,變成了一個無比凄美動人的愛情故事。
    葉珈藍有次聽許戀跟自己轉述的時候,還差點以為是很多年前那種青春疼痛類小說里的劇情。
    后來情節再細化一些, 漸漸就能和她對上號了。
    葉珈藍還是覺得太夸張了。
    但是她也不好回應這個護士,頭一偏,全當做沒聽見。
    小護士陪她待了一會兒, 近中午的時候, 給她吊完了瓶水之后就出去了。
    不知道是腦袋真被撞壞了的原因, 還是吊的藥水里有鎮定催眠的作用,護士出去沒一會兒,葉珈藍就有些昏昏欲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還迷迷糊糊睡著的時候,病房門被人推開。
    她腦袋重,有點意識,但是又睜不開眼睛來,只隱隱約約地聽見兩道刻意壓低了的聲音,來自一男一女——
    “我聽護士說小葉今天還是什么都沒想起來,我昨天和老吳分析了一下,她這種情況除了顱內有血塊的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這幾天精神壓力可能比較大,也就是說她現在想不起來,也多少會有點兒心理方面的原因……不過話說回來,唐遇啊,你也別太著急,等過幾天應該就會轉好了!
    小吳主任盡量安撫他受傷的心靈:“其實想想也沒太糟糕……至少小葉沒把你忘了是吧?”
    話是這么說,但是唐遇好不容易讓葉珈藍接受他的這幾個月,全都不作數了。
    八年抗戰,好不容易贏了,結果又回到了八年以前了。
    小吳主任沒再多說,她嘆了口氣,“你趁著午休這會兒陪陪她吧!
    唐遇應了一聲。
    吳主任為了給他們留空間,很快出了病房。
    房門一關,瞬間就又安靜下來。
    葉珈藍半夢半醒地翻了個身。
    唐遇在床邊坐下,他手指輕輕落在她臉上,沒幾秒,還在睡夢中的女人就皺了皺眉,不舒服地又把身子翻了過去。
    這一翻身,她直接用背對著唐遇了。
    被子被她折騰地掀開了一塊,唐遇細致地替她掖好,手剛收回來,他的手機就亮了一下。
    謝景非:【遇遇,我聽珂珂說藍姐失憶了,是不是真的?】
    唐遇回了個字:【嗯!
    【回到了幾個月前?忘了你們已經滾過床單和過好了?】
    也就他能問出這種問題來。
    唐遇懶得理他。
    謝景非就權當他默認了,很快又發了幾個字過來——
    【你也太慘了吧!
    謝景非:【一夜回到解放前這種事是真實存在的嗎?】
    唐遇倒也不生氣,就是懶得理他。
    偏偏謝景非自己不肯停,消息一條接一條地發過來。
    【你打算怎么辦?萬一藍姐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你是不是得重新把她追回來?】
    【我聽珂珂說,藍姐昨天給她打電話的時候,還說上次她那個相親對象,有機會可以多接觸接觸!
    【她還說你是渣男!
    唐遇:“……”
    謝景非:【藍姐現在是不是都不讓你接近她?】
    唐遇想罵他一頓。
    簡直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要是單純的記不起來倒也好,關鍵按照昨天的情況,葉珈藍不僅看都沒看他一眼,還很抵觸他碰她。
    謝景非:【我給你出個主意吧!
    他終于回復了句:【說!
    【你可以裝作夏至回來了,你現在雖然不好碰藍姐,但是夏夏肯定可以啊!
    謝景非:【你到時候就裝成夏至,約她去看場恐怖電影,藍姐怕鬼是吧,到時候你就拉著她的手攬著她的肩……嘿嘿嘿!
    唐遇:【我有病是吧?】
    還裝成夏至的樣子,葉珈藍又不是不知道他病早就好了。
    唐遇根本沒把謝景非的話當回事,又在病房里待了一會兒,快一點才又回了辦公室。
    接下來兩天,唐遇每天都是中午去看葉珈藍。
    她上午固定吊一瓶水,十一點半以后幾乎就能睡著,然后睡到下午一點多。
    唐遇別的時候也抽不出時間來,所以干脆就趁著她睡著的時候去病床旁陪她。
    但是他不知道,自從第一天護士告訴葉珈藍唐遇中午在他床邊陪她以后,她中午就沒睡過覺。
    睡也睡不著,睜眼也不敢睜,葉珈藍神經緊繃著裝睡。
    唐遇倒也安靜,他大多數時候是安安靜靜的看病歷,看完之后偶爾會摸一下她的手或者臉。
    每到這時候,葉珈藍手心就開始出汗,一顆心快要從胸口跳了出來。
    到了周四,唐遇中午照常來了病房,葉珈藍也照常躺在床上裝睡。
    一切步驟都跟前兩天一樣。
    葉珈藍呼吸放輕,好不容易熬到時間差不多,男人起身時輕微的窸窸窣窣聲音響了一下,她剛要松口氣,臉上一陣熱氣拂過。
    下一秒,她的唇被一片溫軟覆蓋。
    男人吻得輕,溫柔又小心翼翼,末了才又湊在她耳邊輕聲說了句:“快點兒好啊……寶貝!
    葉珈藍差點破功。
    她耳根被熱氣染上了一片緋紅,渾身都不舒服,像是過了一通電流之后,輕微的酥麻感從腳底升起,然后直沖腦門。
    葉珈藍強忍著才沒睜開眼。
    她就怕現在睜開眼的話,兩人來一個四目相對,她就沒出息地暴露了。
    那就是鐵證如山的裝失憶了。
    所幸唐遇也沒再病房待太久,很快就接了通電話出了病房。
    直到關門聲響起,葉珈藍才猛地睜開眼。
    她剛才憋得那口氣一下子全呼了出來,急促而熱烈。
    不能再繼續裝了,明天一定要裝作自然而然地恢復了記憶。
    葉珈藍平復了幾秒呼吸,然后才發了條消息給蘇錦珂:【珂珂,下午有空沒?】
    【怎么啦寶貝?】
    寶貝……
    葉珈藍渾身抖了下,一邊掀開被子下了床,一邊從淘寶上找了張圖片發了過去:【幫我去這家實體店里買個東西吧!
    交代完之后,葉珈藍打開病房門。
    房間里太悶,她得去透透氣。
    結果剛一出門,她就被抱了個嚴嚴實實,清清朗朗的男聲就在耳邊響起:“honey,你沒事吧,有沒有哪里不舒服,我都要擔心死你了!
    話音剛落,她聽到不遠處有人叫了句“唐醫生”。
    葉珈藍:“……”
    她現在回病房的話……還來不來得及?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