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第九行詩 > 第84章
    葉珈藍覺得自己特別不容易。
    再怎么說,她現在也還算得上是一個病號, 身體還沒恢復太完全, 但是這話一說出來,暗示意味已經非常明顯。
    葉珈藍倒是不覺得自己美貌驚人, 但是用來哄唐遇的話, 應該半點問題都沒有。
    畢竟唐遇還真就吃這一套。
    葉珈藍自己在心里把結果都腦補好了, 結果等了半分多鐘, 車子發動的聲音響過了之后, 唐遇轉頭看她一眼:“你想干什么?”
    明知故問。
    葉珈藍也不扭扭捏捏, 直言不諱道:“想看看你自制力有多差!
    唐遇還側著頭看她,好幾秒,他才扯了下唇角。
    車還停在商場的地下停車場里,旁邊偶爾會有其他車開出去, 只有他們這一輛,火都打著了好一會兒,但是始終沒有什么動靜。
    唐遇脾氣雖然不算好,但是和葉珈藍還真沒生過氣。
    今天是第一次。
    葉珈藍讓他擔心了這么久,還干脆裝模做樣的把他給忘了,晾了他整整四五天,說一點都不生氣是不可能的。
    尤其今天她那個莫名其妙的叫她“honey”的弟弟出來以后。
    唐遇的氣堆了幾天, 整個人煩的不行,結果剛才葉珈藍一個主動的親親抱抱, 他氣又立馬消了大半。
    現在氣倒是消下去了, 但是火有起來了。
    偏偏現在這個女人腦袋傷還沒好全, 根本碰不得。
    葉珈藍倒是好,越是碰不得,她越是明目張膽地勾/引他。
    唐遇身體里的那把火一點即燃,熊熊往上燃燒,葉珈藍剛才又用那種看起來堅定又無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更是在這把火上澆了一盆的油。
    越燒越旺。
    唐遇下腹微微有些發熱,他打開車窗,剛降下來一條縫,瞥了眼旁邊還沒從冷空氣中緩過來的葉珈藍,又把車窗給升了上去。
    他隨手打開儲物格,想看看有沒有能暫時幫他滅一下火的東西。
    結果剛一打開,里頭的東西就毫無遮擋地露了出來。
    一盒煙,一個打火機,還有五顏六色的岡本。
    他手指微微一頓,再一轉頭,葉珈藍正縮著靠在車門上,別有深意地看著里頭的東西。
    “看什么?”
    “怎么還有這么多,”葉珈藍抬了下眼,眼底有驚詫,還有那么點的不懷好意和幸災樂禍:“唐遇,你每天到底都在想什么?”
    唐遇臉不紅心不通地又把儲物格關上,反問:“那你每天都想干什么?”
    他慢條斯理地解開安全帶,然后又慢條斯理地傾身湊過來,“去我家嗎?”
    葉珈藍更往車門上縮了縮。
    她覺得唐遇應該沒這么變態,會在車上干出這些事來。
    結果這個念頭剛出來,男人手指就落在她的唇上,微微用力壓了一下,然后移開。
    葉珈藍張了張嘴,還沒提醒他注意前面墻角上閃著紅燈的攝像頭,他的手指已經移開,沿著她臉頰的線條往上,然后在她額頭上輕輕點了下,“不想要腦袋了是嗎?”
    葉珈藍呼了口氣,解釋道:“吳主任說出血吸收的差不多了……”
    唐遇和她眼對眼,兩個人的鼻尖幾乎碰上,他說話時呼出來的熱氣幾乎圈灑在了葉珈藍的唇畔,“還說什么了?”
    葉珈藍想了一下,“不能著涼!
    “還有呢!
    “還有……”葉珈藍搖了搖頭,“沒了!
    “那我告訴你!
    唐遇從她身邊離開,坐回主駕駛上后重新系好安全帶,“不能劇烈運動!
    “……”葉珈藍不出聲了。
    “還要去我家嗎?”
    “……去!
    唐遇呼了口氣。
    他心口上的那團火還沒壓下去,剛才好不容易威脅了她兩句,結果人家不肯聽。
    葉珈藍今天要是真去他家的話,那今天晚上,不是葉珈藍生不如死,那就是他生不如死。
    唐遇覺得應該是后者。
    他抿了下嘴角,強迫自己這會兒不把車窗降下來,深呼吸了幾口之后放了句沒有任何威懾力的:“你別后悔!
    說完發動車子,黑色轎車很快駛離停車場。
    葉珈藍不再說話。
    她發現了,唐遇今天車開得尤其快,她以前坐公交車時彪悍的司機都不敢這么開。
    葉珈藍被嚇得攥緊了安全帶,手心都出了一層汗,車開出去沒幾秒,她就沒忍住開了口:“你慢點……要超速了!
    唐遇從后視鏡里瞥她一眼。
    剛才還一副慷慨赴死的堅定模樣,現在被嚇得呼吸都輕了不少,聲音也在輕顫。
    他把車速減緩了不少。
    葉珈藍撇了下嘴角,見車速恢復了正常才微微松開手,她轉頭看唐遇:“遇遇,你生氣了嗎?”
    唐遇沒理她。
    葉珈藍一低頭,看到他擱在方向盤上的手,手指應該是用力不小,手背上隱隱可以看到青筋凸起來。
    看來氣還沒消。
    葉珈藍剛要主動謝罪,就聽他問:“想起來了怎么不告訴我!
    “當時剛罵完你渣男……第二天就想起來了,怕你覺得我是裝的,那天護士又說你心情不好,就沒敢告訴你!
    唐遇扯了下唇角,“還有你不敢的?”
    他這話怎么聽怎么像是在諷刺她。
    葉珈藍也覺得自己過分了,尤其唐遇的玻璃心幾乎人盡皆知,但是再回過頭來想想,生活這么無聊,偶爾來點小情趣也不錯。
    她眼神晃了晃,心虛幾秒后又坦然起來:“這不也是增進感情的情趣嗎……”
    “你覺得這叫情趣?”
    唐遇彎唇笑了下,越發覺得她強詞奪理,但他偏偏又覺得她無理取鬧地有點可愛。
    前面是紅綠燈路口,唐遇把車停下,轉頭看她,“按照你的意思,我那天是不是應該也答應和付桐吃晚飯?”
    葉珈藍眼睛一瞪,回復地干脆利落:“你敢!”
    唐遇嘴角彎的弧度更大。
    葉珈藍是吃定了他不敢,所以才這么有恃無恐。
    這么兩句話的功夫,紅綠燈轉換,后面已經有車開始按喇叭催促了。
    唐遇視線收回來,發動了車子之后才說了句:“我不敢!
    葉珈藍嘴角牽了牽。
    她向來最懂得見好就收,唐遇今天這么順著她來,她也不想他還這么不上不下的,一點一點地解釋道:“旭旭真的是我親弟弟,一個爸生的那種,他從小生活在國外,爸媽都忙,也不經常管他,所以有的時候會比較黏我……我以為你對他有印象的!
    唐遇每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
    “吃醋了嗎?”
    他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收緊,微不可聞地“嗯”了聲。
    雖然是預想中的結果,但是葉珈藍還是沒忍住笑了一聲。
    她臉上的笑意還沒止住,唐遇就突然問了句:“美國?”
    葉珈藍一愣,反應過來之后點了點頭。
    意識到他在開車沒法分散注意力之后,她又“嗯”開一聲。
    唐遇問的應該是葉家移民到了哪里。
    以前在一起的時候,葉珈藍倒也不是沒有提過父親那里,不過最多也只是用簡單的“國外”兩個字替代,她想著早晚是要見家長的,所以也沒急那一時半會兒。
    結果后來家長還沒見到,他們兩個就分手了。
    葉珈藍眼皮微微垂下來,在心里嘆了口氣。
    唐遇聲音淡淡:“美國哪里?”
    “紐約!
    唐遇“嗯”了聲,“去過那里嗎?”
    頓了幾秒,他又加了句:“我們分手以后!
    葉珈藍:“……”
    她沒想到唐遇的關注點在這里,愣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去過幾次!
    去過幾次,但是他毫不知情,所以連個偶遇的機會都沒有,
    唐遇都不知道,他在國外讀書那幾年,也和葉珈藍有距離這么近的時候。
    他眼神亮了又暗,閃爍幾下之后他聽見葉珈藍輕聲開口:“我爸后天來國內!
    唐遇猛地剎了車,“什么?”
    “你和我一起去見他吧……我爸不常來國內的!
    唐遇緊盯著看了她幾秒,然后才笑了下,“不打算藏著了?”
    葉珈藍撇了下嘴角,剛揚起來又抿了下去,“但是我爸不知道我姐的事……我媽那邊……”
    這種事情不能想。
    越想越郁悶,葉珈藍嘆了口氣,“我這幾天給我媽打電話,都沒敢在跟她提這事……”
    她不提,余秋華也就沒提。
    循環往復之下,葉珈藍對她昏迷時手術外面余秋華松了口的事情一無所知。
    “我該怎么跟我媽說啊……”
    葉珈藍轉頭看他,“遇遇,要不我們先去把證領了吧,領完證她就沒辦法不同意了!
    唐遇無奈道:“你媽已經同意了!
    “什么?”
    “你前幾天出了車禍,你媽來醫院的時候和我說了幾句,應該是想明白了,讓我以后好好對你!
    他刻意省略了自己在手術室外面錯等了兩個小時的蠢事。
    葉珈藍仔細盯著他的表情,確定他不是在哄她之后才狠狠松了口氣,她立刻拿出手機,剛要給余秋華打個電話肉麻一下,結果一看時間快十一點了,又只能作罷。
    她心口大石一落下,整個人都輕松不少,心情大好的唱起歌來:今天是個好日子……”
    唐遇瞥她一眼。
    他不覺得是個好日子,畢竟他某一處的火還沒消下來,今晚說不定又是個難眠之夜。
    唐遇聲音淡淡,但是隱隱有些發澀,“彎彎!
    葉珈藍歌聲驟停,“嗯!
    “我明天有臺手術!
    “……哦!
    葉珈藍完全沒懂他的意思。
    唐遇:“不能晚睡!
    “……哦!
    “所以,”他聲音更啞,“你幫我!
    葉珈藍心想,她又不是助睡眠的,更加不解:“幫你什么?”
    唐遇沒說話。
    車已經開進他的小區門口,直到分鐘后,他把車停到了車庫,他才轉頭看她。
    車里沒開燈,車外面燈光又暗淡,里面昏昏暗暗的,葉珈藍只能勉強辨認出他的五官,連他什么時候把手伸了過來都不知道。
    唐遇準確地握住她的手腕,然后拉過來,往下輕輕壓了下。
    葉珈藍甚至能聽到他微微帶了喘的聲音,干澀沙啞,“你說呢?”
    “……流氓!
    “是我讓你來我家的?”
    “……”
    葉珈藍懶得跟他再說話,收回手就去解安全帶,剛解開要開門下車,唐遇就又扯住她的手腕把她拉進懷里,“在車上吧!
    葉珈藍一驚,眼睛睜大,好一會兒才哆嗦著嘴角問了句:“你你你……你是不是有什么怪癖?”
    她記憶里,這應該不是唐遇第一次想在車上。
    葉珈藍的語氣明顯又露骨,驚訝之情毫不掩飾,唐遇掐了她的腰一把,“我要是有怪癖,你還能活到現在?”
    “……”
    好像有點道理。
    “那你為什么要在車上?”
    “我怕在床上控制不住……”葉珈藍的水還被他拉著,下一秒,皮帶扣打開的聲音響了一下,唐遇在她耳垂上輕咬了下,“寶貝,動啊!
    葉珈藍臉一熱,低低罵了句:“……不要臉!
    -
    葉珈藍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太舒服。
    昨晚折騰的時間不長不短,唐遇事舒服了,她翻來覆去到半夜才在床上睡了過去。
    因為睡的不好,眼底都出來一層青色。
    葉珈藍對著鏡子幾秒,然后才掬起把冷水洗了臉。
    出來的時候,唐遇正在系扣子,葉珈藍哀怨地瞥他一眼,“我要回家一趟!
    唐遇這里,沒有她的衣服,也沒有她的化妝品。
    葉珈藍雖然不;瘖y,但是今天熊貓眼實在厲害,不得不用遮瑕遮一下。
    唐遇看她一眼,然后唇角一彎,笑了:“沒睡好?”
    葉珈藍瞪他,“廢話!
    話音落下,那人剛好扣好最后一顆扣子,“要搬過來住嗎?”
    “不要!
    葉珈藍拒絕地干脆利落。
    她可不想每天都在輾轉反側中度過。
    唐遇也不多說,“我送你回去!
    葉珈藍回家上了個妝,然后又換了一件新的毛衫。
    她晚上沒睡幾個小時,早上怕困還特地泡了杯咖啡,好不容易挨到中午,剛想倒頭補個覺,手機就震動了下。
    葉珈藍皺了皺眉,點開微信一看,是葉明旭的消息。
    葉明旭:【姐,我睡醒了,我們去吃午飯吧!】
    過了幾秒,【我昨天在微博上搜了下,你們醫院附近好像又一家粵菜館,我想去吃,honey你帶我去吃好不好?】
    葉珈藍揉了揉眼睛,然后應了下來。
    想到葉明旭心心念念的“姐夫”,葉珈藍還是給唐遇發了條消息:【我弟弟中午要去南粵吃飯,你去嗎?】
    【好!
    唐遇的消息回復的迅速,【但是我現在有個病人,可能晚點兒!
    【那我先過去?】
    【注意安全!
    葉珈藍沒再回復,又拿出鏡子補了個妝之后,穿上外套出了門。
    南粵離醫院就幾個路口,葉珈藍解鎖了輛自行車騎過去。
    幾分鐘后,她定好了包廂后,把房間號一起給唐遇和葉明旭一起發了過去。
    發完之后,她又問和葉明旭一起來了國內的莫妮卡:【寶貝,有空過來吃個飯嗎?】
    【寶貝不行啊,下午兩點要拍封面,晚上吧,晚上我去你家睡!
    【我男朋友請客!
    【……】
    莫妮卡想了幾分鐘,然后發了兩個字過來,【地址!
    葉珈藍把定位和房間號發了過去。
    包廂里就她一個人,葉珈藍先點了兩道點心,準備邊吃邊等。
    五分鐘后,葉明旭第一個進來。
    他大概是昨天打游戲打得太晚了,今天看起來還有點沒睡醒的樣子,比起昨天,他今天簡直可以用不修邊幅來形容,雖然沒有胡子拉碴,但是頭發微微蓬亂,衣服也穿的還是昨天那套。
    葉珈藍咳了聲,“你的白西裝呢”
    葉明旭坐下,一臉的理所當然,“跟你吃飯,我還穿什么白西裝啊……濺上油怎么見我姐夫?
    葉珈藍嘴角扯了下,沒有殘忍地提醒他一個事實。
    葉明旭夾了塊點心放進嘴里,剛嚼了嚼,還沒咽下,門又被人推開,金發碧眼的高個子女人一臉興奮,“寶貝兒,你的男朋友呢?”
    “男朋友?”
    葉明旭不知所措。
    莫妮卡看他一眼,然后緊接著又把整個包廂都環顧了一遍,“你姐說今天她男朋友請客,不然我干嘛過來,陪你吃飯嗎?”
    葉明旭嘴里的糕點卡了一下,突然難以下咽。
    他的頭發!
    還有他的白西裝!
    葉明旭騰的一下站起身,“姐,我姐夫是不是還沒過來?”
    葉珈藍點點頭。
    唐遇這會兒應該剛出醫院,或者還沒出醫院。
    葉明旭用手搗飭了下頭發,拿起剛進來時脫的衣服就往身上披,“我回去換上我的白西裝……”
    剛要往外走,包廂門再次被打開。
    衣冠整齊長相精致的男人推門而入,葉明旭心里仿佛有千軍萬馬奔騰而過,看清那男人的時候,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算了。
    穿什么在這種人面前都白搭,完全逃不過當陪襯的命。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