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盛世皇妃亂世情 > 第七九0章 世事飄搖
    “還問什么,如果不是你的意思王振就敢去陷害朝廷的王爺嗎?這成何體統,難道沒有祖制、沒有王法了嗎?”張曦月越說越氣,“一個宦官竟然敢如此大膽妄為,立刻讓人砍了他的頭!”
    “請母后息怒,”朱瞻基說道:“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王振,是因為有人舉報福王嘛!如果他什么事情都沒有怎么會有人舉報他呢...?”
    “你說起舉報我想起來了,那個舉報者你讓人查了嗎?他為什么舉報福王?背后有什么人指使?”
    “沒有,怎么會有人指使呢?母后,很多人都是這樣的,有權了、有勢了、官做大了人也就變了,誰敢保福王就沒有野心。其實,是我下旨讓查的...”
    “胡說八道!”張曦月惱火道:“我看是你的心變了!方中愈是你師父,為了你父皇為了你出生入死、所以你們父子才能坐到皇位上。怎么著,你這剛坐穩龍椅就要過河拆橋?”
    “母后,”朱瞻基頓足道:“我能是那種忘恩負義的小人嗎?”
    “難道不是嗎...那就是你嫌棄我礙手礙腳限制你的權力了唄!是不是...?”
    “當然不是了,母后...”
    “還說不是?”張曦月大聲說道:“如果不是,你就殺了那個王振!”
    “好好好,我聽您的...!”
    張曦月很是大吵大鬧了一番,朱瞻基表面上不敢跟她抗理、但是到底不肯殺王振,只說重重處罰他;
    但是回去后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王振幾句,讓其停止一切針對方中愈活動,并且讓他不可到內宮去、以免皇太后對他不利...
    也不知是王振得到了風聲掐斷了所有信息渠道、還是他壓根就沒有什么背景,總之方中愈一直沒查出什么來,時間長了也就不了了之啦...
    歷朝歷代皆是如此,新皇帝繼位后并沒有多少實權,都要受到母后、叔輩、舅輩的制約。
    朱瞻基所面對的也是這般情形,并且他的母后比其他人更具有掌控朝廷的實權。母子倆暗中斗了多少年,誰也奈何不了誰。
    朝廷重大決策還是得由張曦月點頭才行,但是朱瞻基也建立起自己的圈子,無論朝中和宮里都有一批真心擁護他的人。
    其中最讓方中愈不爽的是,王振不僅一直擔任東廠廠公,朱瞻基還讓他做朱祁鎮的老師,這件事情張曦月鬧了幾次都沒能改變。
    朱瞻基畢竟是前臺掌權者,他雖然動不了楊榮、楊薄、楊士奇等內閣元老,但是夏元吉、金幼孜等張曦月的親信卻被漸漸邊緣化了。
    取代他們的自然是朱瞻基的親信,宣德后期他已經爭取到大部分實權,王振善于琢磨人的心理、充分得到了他的信任。
    東廠雖然和錦衣衛并列于朝,卻號稱監管一切、權傾朝野,王振也便成為人人談之色變的人物。
    東廠和錦衣衛之間很是爭執過幾次,每次東廠都落于下風,自此后王振才不再敢去招惹錦衣衛...
    時間過得很快,宣德三年張玉景又生了個女兒取名方似玉;同年,方中愈為雨奇和趙新完婚。
    成了親家,寶慶公主更加冠冕堂皇的過府來蹭飯,而且竟然還挑三揀四的,每每被趙輝呵斥。但是,照樣屢教不改,下次還是如此...
    反正方家人都習慣了,張玉景說聽不到她的嚷嚷聲吃飯都不香了呢!拿她當佐料了。
    朱祁鎮長到七歲聰明伶俐、健康活潑,武能打拳舞刀、文能提筆寫文章;沒有人不喜歡他,張曦月更是疼愛得不行、天天讓他跟自己睡。
    朱瞻基和孫皇后哪里知道她是疼愛小兒子,只當是隔輩人喜歡孫子,反正不是自己親生、又想能借此籠絡母后,自然不加阻止...
    再過一年,方中愈為大兒子方文俊定親,姑娘是英國公張輔的孫女、張懋的女兒張黛珂...
    日子就這樣日復一日的輕輕滑過,轉眼便到了宣德十年。
    這一天是臘月二十九,方中愈正在家里試穿新衣宮里忽然派人來,宣皇太后口諭:令他立刻進宮。
    張玉景聽了皺起眉頭來,說道:“干嘛呀?這大過年的,也不讓人歇歇!”
    那時趙輝兩口子也在,寶慶公主說道:“皇太后肯定是有急事,否則也不會如此!
    “對對...”方中愈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咱們是做臣子的,沒有辦法了...我快去快回就是了!迸聫堄窬皢铝⒖坛鲩T去。
    等他進皇宮來到坤寧宮,所見宮女、太監都繃著臉皮、行色匆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張曦月見他來了,馬上讓人帶朱祁鎮到里面去。
    方中愈見她也是一臉鄭重,更是納悶了,“曦月姐,出什么事情?”
    “是瞻基...”張曦月嘆口氣說道:“跟他父親一個癖好,有過之而無不及;年紀不大身子就被掏空了,一場風寒就趴床上起不來了!
    “哦...那也沒什么大事吧?”
    “御醫說陽經虛弱、血氣兩虧,目前用野山參吊命呢!”張曦月黯然道:“鬧不好,連這個年都過不去了!
    方中愈驚訝萬分,“這么嚴重?”
    “可不是嘛!否則這么急找你來干什么?”張曦月說道:“你保護好祁鎮,我要讓咱們的兒子做皇帝!”
    “啊...好的...”方中愈頗為意外,下意識問道:“曦月姐,祁鎮是太子,難道...?”
    “瞻基知道祁鎮不是他兒子,他想改立朱祁鈺為太子!
    “瞻基已經病入膏肓,還有什么擔心的?”
    “不提防別人,也得防著那個王振!”張曦月說道:“這幾年讓瞻基搞得...目前東廠的勢力太大了,值此特殊時刻不得不未雨綢繆!”
    方中愈問道:“你說怎么做...我馬上把府司人馬調進宮來?”
    “撫司的人太少了吧?能擋得住東廠的人嗎?”
    “撫司人員數量雖然少一些,卻是錦衣衛千挑萬選的精英,他們東廠不過是群烏合之眾,根本沒法比!
    “那好,你把撫司的人都調進來,另外命令錦衣衛嚴陣以待...”張曦月還覺得不放心,“你也住進宮里來,一直到事情結束!。
    “好!”方中愈立刻出宮,快馬加鞭趕到撫司衙門,命令留值人員分頭召集弟兄、又命人去找龐英來...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