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隋唐鼎革 > 第871章 涇渭分明漏端倪
    韋韜世點點頭:“正是。下午菲薇對我說,她沉入水中發現荷塘很深,水又很渾,只是隱隱約約看到了一個用圓木圍成的方塊。
    其實他看到的那個方塊不過是立方體的上半部分,而下半部分則隱藏在更深的水下,塘水又非;鞚,因此他沒有看到!
    說著,韋韜世拿起桌案上的毛筆畫了一個立方體,指了指上半部分,“這就是菲薇看到的方塊!
    韋縉云這才恍然大悟:“是這樣!”
    韋韜世道:“看來,這座水閘非常之大?墒,荷塘中的水是死水,要閘口何用呢?”
    他沉思了半晌,抬起頭來,“縉云,青惠在吧?”
    韋縉云道:“他就住在東跨院兒!
    韋韜世道:“你去請他過來!
    韋縉云答應著走出去。
    不一會兒,青惠便來到韋韜世面前。
    韋韜世對青惠點了點頭,指著桌案上鋪著的那些在地牢中找到的立方體模型和術算草紙道:“青惠先生,請你過來看看這些圖紙!
    青惠走過去,韋韜世道:“這些是在關押李泰的地牢中發現的,你精通術算、機關諸行,請你來看一看,這上面的東西是做什么用的?”
    青惠仔細地看著,良久,他抬起頭來沉吟片刻道:“這似乎是一道水閘!
    韋縉云望向韋韜世,目光中流露出欽佩之色。
    韋韜世道:“與孤所見略同!
    青惠道:“此閘設計得非常精巧,靠浮力開合閘門,應該是用于引水渠的槽頭之處。殿下,您是說,這東西是故主李泰設計的?”
    韋韜世點點頭道:“應該是的!
    青惠不解地道:“他為什么要設計水閘呢,真是奇怪!
    韋韜世道:“這也正是孤想知道的。青惠先生,在李泰被捕之前,你一直跟隨在他的身邊,是嗎?”
    青惠點頭:“正是!
    韋韜世道:“你對他一定非常了解吧?”
    青惠道:“可以這么說!
    韋韜世拿起桌邊的兩本古代歷書,遞了過去:“這是在他包袱中找到的兩本上古歷書,請你看一看,這上面寫的是什么?”
    青惠趕忙接過來,翻開仔細地看著。
    許久,他抬起頭來:“殿下,這上面說的全是涇、渭兩河附近的天候節氣和水文變化;上面還記載著古代涇、渭河水幾次突漲,都與節氣有關!
    韋韜世一驚:“你是說,這兩本歷書敘述的都是涇渭二河附近的天候水文?”
    青惠點頭:“正是!
    韋韜世點頭,輕聲道:“涇渭……分明?”
    青惠道:“殿下您素有所知,故主對水文地理非常熟悉。
    當年,洛河靈龜獻石書,就是他通過天候推算出那天洛河底將有巨大漩渦出現,這才置石碑于河內,令舉世皆驚!
    韋韜世頷首道:“此事,孤曾聽皇上講起過!
    青惠道:“而且,故主精通天文地理,星相歷法。經常演算變通,能將自然之數說得非常準確,比如,何時刮風,何時下雨,何時地動,甚至連江河之水何時泛濫等等,也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因此,欽天監袁、李二位國師,也是對他另眼相待!”
    韋韜世點了點頭。
    忽然他雙眉一揚,想到了李世民跟他說過的一件事:
    李泰被關進天牢后,對李世民道:“父皇,你盛也水,衰也水!到時涇渭分明,京師倒灌,廟堂傾覆,必將危及父皇的生命安危!”
    韋韜世倒抽了一口涼氣,輕聲道:“難道李泰說的是真的?”
    青惠奇怪地道;“殿下,您說什么?”
    韋韜世道:“青惠先生,你仔細回憶一下,李泰被捕之前,有沒有對你提到過‘涇渭分明’這四個字?”
    青惠思索著:“涇渭分明?”
    韋韜世道:“正是!
    青惠緩緩搖頭道:“從來沒有。殿下,老朽不知您說的這個涇渭分明是出自誰人之口。如果是故主所說,那也許就是他經過推演之后,發現了什么!
    韋韜世點了點頭:“嗯,青惠先生,你所說的很有價值,請歇息去吧!
    青惠道:“老朽告退了!闭f著,他快步走出門去。
    韋韜世望著他的背影深深吸了口氣。
    韋縉云走到他身旁不解地問道:“父王,您剛剛說的‘涇渭分明’是怎么回事?”
    韋韜世道:“月前,在化生寺皇帝曾經說過,李泰十年前在天牢中對他言講,涇渭之側將有異事發生!
    韋縉云道:“父王,此乃妖言惑眾,怎能聽信!”
    韋韜世道:“不,李泰精通天文地理、歷法術算之學,恐怕他在天牢之中對皇上所言并非虛妄。圖紙所繪的那道水閘定與他所說的涇渭分明有著緊密的關聯!
    韋縉云問道:“什么關聯?”
    韋韜世道:“你仔細想一想,閘口,荷塘,涇渭,這三者之間有什么內在的聯系?”
    韋縉云愣住了,思忖半晌,搖搖頭道:“兒,愚昧,毫無頭緒!
    韋韜世道:“當然是水。這三者都與水有關!
    韋縉云想著韋韜世的話,點了點頭:“然也,正是如此!
    韋韜世道:“李泰在獄中,窮十年心力,以術算機關之法精心設計出了這道水閘。
    現在這閘口就在東宮的荷塘之內,雖然我現在還說不出這三者之間的關聯何在,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絕不是巧合!”
    韋縉云倒吸了一口涼氣:“父王,這、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韋韜世道:“孤可以斷言,李泰與李元景身負的那個巨大的秘密,定然與‘涇渭分明’有關!”
    韋縉云很不以為然:“父王,是不是太復雜了!
    韋韜世道:“現在一切都是猜測,要想得到實證,就必須從假太子的身上著手!
    韋縉云道:“父王,您想怎么辦?”。
    韋韜世沉吟著,好久才道:“我們的對手太狡猾了,自石首山隱元總壇被破,他們就再也沒有露出任何一點馬腳,這使我們非常被動。
    首先,李泰手中的秘密是什么,到現在為止還是一個謎,這就致使我們無法判定對手的目的,因而就無從掌握他們的動向,更談不上破解陰謀了!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