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蘭若仙緣 > 第二七三章 斬業 渡魔
    “佛祖很忙!”空虛沉默了片刻道。
    “那就我去!
    “我看好你!
    “行了別扯了,說正事,下山的時候非讓我兩個月之后回來,為什么?”無生擺了擺手。
    “我要閉關,需要有人護法!
    噗,無生一口水噴了出去。
    “師父你別逗了,你閉關,閉關做什么,睡覺還是看皇書?”
    “閉關自然是修行!笨仗撜J真道。
    無生聽后臉色有些凝重,仔細盯著空虛和尚。
    “你是誰?!”猛的一拍桌子。
    此話一出,空虛和尚愣了。
    “我是你師父!”
    “胡說,我師父從來就沒考慮過修行的事,你是什么妖怪?膽敢冒充我師父,還不快給我現形!”
    無生隨手一招,那昊陽鏡落在手中。
    空虛一張臉黑的有些嚇人。
    “我真是你師父!
    “寺里幾個人,各有什么愛好,什么來歷,說說!”
    “四個和尚,方丈喜歡吃雞,上山之前乃是山下江湖好漢,大幫之主。你師父我喜歡看書、睡覺,你師兄無惱喜歡做飯修煉,你嗎,好像也喜歡修煉,還喜歡漂亮的姑娘,第一次和你下山見到那位顧姑娘,你口水都流出來了!
    “哎,還真是!睙o生又坐下。
    “師父,我剛剛看到師伯了,他的病好像又嚴重了!
    “嗯,是,這也是我要急著閉關的原因!
    “師伯的病會不會傳染?”
    “不會,你師伯乃是以身鎮魔,受那血霧影響,神魂受損,為師則很正常,沒受到影響,你不用擔心!笨仗摵蜕袥]好氣道。
    “好,你要閉關,要修行,說說,師父你練得什么功法,學的什么神通,讓弟子我開開眼!”
    “我修的乃是入夢之法,大羅心經!笨仗摵蜕歇q豫了一會道。
    無生聽后摸著下巴,思索了好一會。
    “什么玩意,能給解釋一下吧,直白點!
    “就是在睡夢之中修行的法門!笨仗摵蜕械。
    “夢里修行,就是睡著覺也能修行唄?還有這好事?你教教我!睙o生聽后急忙道。
    “你已經修行了大日如來真經,那是天下第一等的修行法門,還不知足?況且我修行這入夢之法,其中有大兇險,睡夢之中,如果辨不清虛與實,可能會永遠的沉睡在夢里,再也醒不過來!
    “盜夢空間!”無生張口喊出四個字來。
    “什么?”
    “沒什么,這么兇險,還要練?”
    “此大羅心法,可一夢十年,乃至一生,最適錘煉心境,須知佛門之中有一朝頓悟可成佛一說,為師在悟!笨仗撨@番話說的很平靜,但是唬的無生一愣一愣的。
    “師父你準備睡多久,不是你準備閉關多久?”
    “這個不好說,要開具體的情況!笨仗摰,“或許兩天,或許十天,或許數月!
    “一下子睡好幾個月,那不成冬眠了嗎?”
    空虛聞言笑了笑。
    “不能用外力刺激弄醒睡夢之中的人嗎?”
    “入夢深了,刀砍斧剁、蒸熏火燎都無法叫醒!笨仗摰。
    “就像第三層夢境?”
    “什么第三層,你也練過?”空虛聽后好奇的看著無生。
    “沒有,聽說過,照你所說,那修行起來豈不是很危險?”
    “修行嗎,從來都不會有一帆風順之說,一境一重天,破境亦破命!笨仗摰。
    “行啊師父,感悟挺深的,以前練過?”無生聽后吃驚道。
    在他的印象里,這好像寥寥幾次空虛和自己談修行方面的事情,而且這次講的還挺有感觸的樣子,好想他真的也曾經修行過。
    “師父,說說你以前的事唄?”
    “有什么好說的!
    “你又耍賴,以前可不是這么和我說的!”
    “為師以前讀過書,做過一點小官,覺著沒什么意思,就辭官浪跡天涯,因緣際會碰到了方丈師兄,就來這里做了和尚!笨仗摵蜕泻喓唵螁我痪湓,概括了自己的曾經的過往。
    “這就完了?!”
    “那還想聽什么?”
    “讀什么書,知道的這么多,在哪里做官,做的什么官?浪跡天涯去過什么地方,怎么和方丈師伯相遇的,你這太敷衍了!”無生聽后不樂意了,這簡直太應付了,一點誠意都沒有。
    “那說起來可就話長了!笨仗摵蜕型巴,目光有些幽深。
    “沒事,我有的是時間!
    “為師沒時間!笨仗摵蜕衅届o道。
    “為什么?”
    “為師要閉關,閉關之前要靜心,說過往,容易想起一些事情,心緒容易亂!笨仗摵蜕姓J真道。
    “噢,這樣啊,那就算了!彪m然說無生很想知道自己這位師父的過往種種,但是更在意他的安全,萬一讓他想起了以前的傷心事,心緒不寧,閉關的時候再出了亂子那可就不好了。
    “喲,這哪弄來的劍,準備當劍仙?”空虛指了指無生后背上的那把佛劍。
    “就是那個部落中人送的,他們說是一位活佛用過的煉魔之物,你給掌掌眼?”無生將拿劍取了下來,放在桌子上。
    空虛拿在手中,現實看了看外面的法咒。
    “是佛門之物!
    說著話一手搭在劍柄上,用力一拔,沒拔出來。
    嗯?又一個認主之寶物,空虛一愣。
    “加把勁師父,你行的!
    空虛和尚再次使勁,結果還是沒拔出來。
    “無生啊,你這把劍該不會是假的吧?”
    “什么假的,拔不出來就說假的,如假包換的好東西,我還拿它背刺過那只惡龍呢,那么硬的龍甲,直接破防,絕對的寶貝!”無生一把將那劍搶過來,微微用力,滄浪一聲,佛劍出鞘,閃著白金色的光芒,看不清楚劍身。
    空虛拿在手里仔細看了看。
    “嘶,這是,斬業渡魔……”
    “什么,師父,你說什么?”無生聽后稍微向前趴了趴。
    “不認識!
    空虛抬頭望著無生,一臉認真。
    我嘞!
    “師父,你能活到現在也是算是個奇跡!
    “看這樣子,是把好劍!笨仗摱嗽斄季弥蟮。
    “那還用你說!”無生接過劍來,收劍回鞘。
    又和空虛和尚閑聊了幾句之后,無生就出了空虛的禪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拿出自己的小本本,將此行所遇到的怪事、妖魔記錄了下來,仔細看了看,然后收好。
    當天的晚飯做的很豐盛,有菜,有雞,有魚,有肉,為了給無生接風洗塵,歡迎他平安歸來,這搞得他都不太好意思,畢竟此次下山是為了取那神火,結果被“昊陽鏡”給“吃”了。
    “沒關系,沒便宜外人!”空空和尚聽后僧袍一揮。
    神志清醒的時候,一如往常的威武。
    夜里,無生和空虛和尚兩個人在大殿里聊天。
    “師父,你這次閉關就是睡覺?”
    “是修行,睡覺只是表象!
    “知道,那什么大羅心經,靠不靠譜?我覺得你還得告訴我個方法,萬一你要是醒不過來該怎么辦,怎么把你弄醒?”
    “這還真沒有什么好辦法,你要對為師有信心!笨仗摵蜕行χ。
    無生看著空虛和尚,這胖和尚的種種過往表現,很難讓人對他有什么信心。
    “師父,蘭若寺現在這個情況你也知道,內憂外患,方丈師伯又是那個樣子,時而清醒,時而嚇人,你這要是再有個意外,這個寺廟就我和師兄兩個人,兩個主心骨都沒有,該何去何從?”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 北京快乐8输了怎么办 幸运赛车冠军稳赚方法 安徽快3一定牛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实时吉林快三官网 手机重庆时时开奖视频 最稳的1分快三计划网 上海期货大厦配资网 河内一分彩后二复式 江苏快三开奖直播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