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贅婿之最強王者 > 一笑泯情仇
    李靖微微頷首說道:衛小姐乃是我師父的小師妹,同為無極道人親傳弟子,只是衛小姐不喜歡武道,所以只是學了師祖的奇門八卦之術,但是在術法上她是在遠遠超過我,這次師叔用奇門之術抵御魔門侵襲,可以說絕對是一大奇跡。
    楊若水臉色一變失聲道:魔門采取行動了?
    李靖微微頷首說道:正是,要不是衛師叔用奇門之術暫時抵擋,為援軍爭取時間,要不然真的兇多吉少。
    楊若水一時松了一口氣說道:不知這援軍是什么人?
    李靖呵呵一笑說道;自然是九公主陛下。她可是立法會的會長啊,專門是為了保護家族,尤其是您的身份是定遠王更是她重視的人物,
    楊若水微微頷首說道:若是遇到她,我要好好謝謝她才是。
    程老爺子沉聲說道:現在大燕真的紛亂不休,的確需要有人主持大局,大燕必亡,尤其是天外異族實力強大不少,跟魔門聯手以后,幾乎勢如破竹,一舉攻占十多個城,威脅遠比當日大秦要大的多。
    李靖微微頷首說道:沒錯,若是揚兄弟有平復天下的雄心壯志,我們必定會輔佐您。楊若水呆了一呆說道:我。
    李靖微微頷首說道:正是,我絕非虛言,當年我們從中原而來,也考慮過這個問題,要想停止各國爭斗,只有統一才是根本,要不然,就永無寧日,自從周國分裂以來爭斗不休,本是天子之都的燕國,本是天下最大的諸侯國,如今卻變成紛爭不斷的國家,實在出乎意料之外。
    程老爺子低沉說道:若水啊,我本想讓咬金在此做個幫主也就算了,只是,現在想想實在有點可惜了,所以我想讓你帶他去中原,開創大業,他雖然不是很好的領袖,但是卻是先鋒大將最好不過。
    楊若水心里一驚失聲道:什么,你讓程兄弟跟我,他可是一幫之主啊,擁有百萬人馬,這合適不。
    程老爺子哈哈一笑說道;怎么會不合適呢,他對你現在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啊。楊若水眉頭一皺說道:這個還要看他有沒有這個意愿,更何況,現在現在清瑤小姐的事情。
    程老爺子哈哈一笑說道;你是說他跟你決斗,這不過是氣頭話,這小子的脾氣我知道的,雖然魯莽但是絕不是莽夫,有些事情他還是看的極為透徹的。
    李靖輕笑一聲說道:世界的事情男女之情是最難看透的,這件事交給我吧。當然,在處理這件事之前,還有一件事需要揚兄弟處理。
    楊若水微微一笑說道:莫非是一條小蟲子。小蟲子,躲了這么久是該出來了吧。
    程老爺子微微一怔說道:小蟲子?忽然卻見楊若水手指微微一動,忽然卻聽一聲悶哼聲,一個人影忽然落在地上,程老爺子臉色微微一變說道:書苑,你在這里做什么。
    原來落在地上的卻是一名英俊男子,他臉色一陣慘白,嘴角鮮血隱隱低沉說道:好小子,原來你早就發現我了,看來我還真是小看你了。
    楊若水淡淡一笑說道:我其實早就發現你很久了,只是一直看你悶聲不吭躲在角落里,所以就不理會你。你手里拿著什么拿來看看。他手微微一揮之間,那年輕男子悶哼一聲,手腕忽然斷裂,一顆紅色藥丸落在楊若水手里,程老爺子臉色一變喝道:書苑,你好大的膽子,居然給老夫下藥。那年輕男子臉色蒼白說道:可惜,可惜還是慢了一步,要是早點給你下藥,就好了。
    那男子忽然嘴角出現一縷黑血,本是一張潔白的臉龐一下子變得漆黑無比的骷髏頭,毒性之強讓人大為震驚,李靖在那男子身上一陣摸索,卻摸出一塊牛頭的標記。
    李靖眉頭一皺說道:此人不是書苑。
    程老爺子臉色微微一變說道:這么說來,書苑已經被殺了,難怪我氣息不順,原來,這廝早已經給我下毒。楊若水看著那藥丸淡淡說道:這應該是慢性毒藥,可以化解你的功力,而且讓你體內毒素終有一天爆發。
    李靖看著藥丸低沉說道:這化毒丹似乎也不像是拜月教,應該是來源于西域國家。楊若水眉頭一皺說道:老爺子,讓我瞧瞧。
    程老爺子微微一怔說道:怎么你還會治病。楊若水微微一笑說道:稍微懂一些,這藥丸配合我的功法應該可以化解你體內的毒素。
    他所說的藥丸自然是千香丹,本就是可以讓人起死回生的效果,對于解除毒素自然也是極快,楊若水眼下的碧空勁更是融合菩提心訣和吸收玄石的心法,可以化解一切力量,甚至歸為己用,那么毒素自然也是能量之一,楊若水運用碧空勁,猛然發現程老爺子體內的毒素雖然緩慢,但卻是惡毒無比,侵入他的五臟六腑,而他本人卻只是依稀難受,卻么有辦法用內力逼出來,因為這能量已經融入五臟六腑,不能作為毒素來排出,可以說極為險惡的毒素。
    楊若水心里暗道:幸虧是我,要不然,還真的沒有辦法化解他體內的毒素,而且他身上還有其他疾病。
    楊若水低沉說道:等會有的疼痛,前輩可要忍受住。
    程老爺子微微頷首說道:如此有勞了。他話音剛落,忽然五臟六腑一陣猛烈疼痛,仿佛有無數刀塊在切歌,一時疼的面色蒼白,本是紅潤的臉龐變得蒼白無比,李靖看在眼里一時失聲道:楊兄弟,為何,幫主的臉色會這么差。的確這毒素真的很棘手,楊若水剛將毒素吸收,過會那毒素又會重新出現,楊若水眉頭緊皺暗道:這化功散還真是厲害的很。
    李靖忙說道:揚兄弟,不可操之過急,這樣會害了幫主,此毒極為棘手啊。楊若水心里暗道:看來也只能用無相神功了。
    楊若水想到這里,忙施展無相神功,過會渾身散發出淡淡的罡氣,瞬間將程老爺子包裹起來,二人身上的出現黑白相間的氣霧,過會,只聽一聲悶哼聲,程老爺子忽然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黑血,楊若水深吸一口氣看著說道:已經無大礙,老爺子的殘毒已經清除掉。
    程老爺子輕輕松了送口氣,輕笑一聲說道:你不但將我體內的毒素給清除了,就連多年落下的病根也給治好,楊老弟,你不但是武道宗師,還是一個醫道高手啊,連老夫多年未能治好的頑疾也治好了。
    楊若水微微頷首說道:難怪我總感覺您經脈受阻,還真是被人所傷,老爺子一身修為也極為不俗,是誰把你打傷的。
    程老爺子嘿嘿一笑說道:還不是那個邋遢老道,那一戰之下老夫就落下病根,每次頑疾發作,痛不欲生啊。
    楊若水眉頭一皺說道:邋遢道長,可是我怎么感覺,你體內明顯是陰邪之氣,這邋遢道人難道練的是邪派武功。
    程老爺子眉頭一皺說道:此事我也覺得奇怪,只是一直沒有頭緒,畢竟,后來老夫就到了南蠻國,跟那臭道士在么有相見。
    楊若水沉思一會說道:這件事極為少見,這毒素雖然毒,可是那陰邪之氣更毒,你的心肝脾肺都受到一定影響。
    程老爺子心里一驚說道:是么,難怪老夫覺得動不動感到特累,胸口一陣刺痛,原來竟然是這陰邪之氣在作怪,而且,老夫根本沒有辦法察覺到這陰邪之氣的存在,還以為是得了什么病癥。
    李靖眉頭一皺說道:如此說來,這邋遢道人有點古怪,久聞他可是逍遙五老,怎么會連這等邪門武功,似乎應是陰煞修羅功之類的武功。
    楊若水微微一怔說道:陰煞修羅功?程老爺子低沉說道:這陰煞修羅功,乃是失傳數百年之久的絕學,李靖,你確定這是陰煞修羅功?
    李靖看著程老爺子吐出來的黑血微微頷首說道:陰煞修羅功可以逐漸將五臟六腑組織毀壞,久而久之,就會失去功效,先前您的癥狀的確跟陰煞修羅功很像,可惜屬下對于岐黃之術不太懂,要不然,也不會讓你受這個苦。
    程老爺子哈哈一笑說道:這怪不得你,你一向對醫道不感興趣,有所疏漏也在所難免。李靖尷尬一笑說道;當年我執迷于戰術星象之術,對于醫道反倒卻不涉及,被我恩師訓斥一番,想必,楊兄弟的這醫術應該是來源于衛大小姐吧。
    楊若水輕咳一聲說道:算是吧。
    他心里暗道:若櫻是跟我講過一些醫學,不過,最主要的還是我得到系統的醫療術,要不然,我怎么會配制藥物呢。
    原來楊若水在得到這個系統之后,無意中得到系統饋贈的醫療術,這醫療術既不是通過文字方式也不是音訊方式,而是通過一道金光強行灌入楊若水體內,可以說,任何疑難雜癥在楊若水眼里反倒不是事情,他可以憑借這個本領知道病人的情況,來研制各種藥物,他之前也知道文清霜是裝的,但是病情卻是真的存在她的確受了傷,因此他還是義無反顧去采藥給文清霜醫治,他本就是外冷內熱的人,表面上對人都是冷漠,但是內心卻是永遠關切,
    即便是李秀蘭負了他,他還是原諒了李秀蘭,對他而言人死了,任何恩怨早已消失,雖然他不是真正的楊若水,但是他還是將蘇映雪當成自己最親的人,當然也包括其他情感在內,對于世俗一切禮俗他卻不太在意。程老爺子服下千香藥丸以后,臉色比之前要很多,無意中發現功力增進不少,這讓他大為欣喜,三人返回大廳,卻見程咬金木然站著,一雙眸子惡狠狠瞪著楊若水說道:楊若水,我要跟你決斗。
    楊若水眉頭一皺,文清霜嘻嘻一笑說道:不如,我陪你玩玩,你這蠻漢子怎么不懂呢,你看若水說過喜歡你的婆娘嗎,真是莫名其妙,你要打也去打清瑤去,怎么反倒找若水麻煩,你知道么,你這是在找若水出氣,再說了,就憑你這點功夫要跟若水打,簡直是不知死活。程咬金低沉說道:我不管,我就是要跟他決一死戰。
    李靖輕咳一聲說道:幫主,眼下大敵當前可不要作出讓仇敵高興的事情,先前有人刺殺老幫主你可知道。
    程咬金臉色一變失聲道:什么,是誰!
    程老爺子哼了一聲說道:是誰,你看看這個就知道了。
    程老爺子隨手將一塊牌子丟在地上,卻是一個鐵牌子,程咬金眉頭一皺說道:義父,這是。
    程老爺子低聲嘆息說道:你還沒認出來么,這可是拜月教的親信才有的飛牛親衛才有的令牌。程咬金臉色一變失聲道:這,這怎么可能,我們戒備如此森嚴,這幫賊子怎么進來的,義父,難不成,他們對您下手。
    程老爺子哼了一聲說道:廢話,要不是楊兄弟在,我現在應該已經毒發身亡了,還能好好站在你面前。
    程老爺子故意將事情說的嚴重點,程咬金一時臉色蒼白忽然撲通一聲跪在楊若水面前羞慚說道:對不起,我一時糊涂居然作出冒犯你的事情,請受我老程一拜。
    楊若水微微一笑說道;這是我應該做的,起來吧。程兄。
    程咬金苦笑道:我腦袋一時糊涂居然為了兒女私情竟然責怪楊兄,實在是糊涂之極,你若是不肯原諒,我就不起來。
    楊若水苦笑一聲說道:程兄,莫要誤會,我跟清瑤小姐才認識不到一個時辰,而你跟清瑤姑娘朝夕相處這么久,怎么可能輕易改變你們的感情,也許你們存在什么誤會都有可能。
    程咬金聽了一時喜道:是了,我還真蠢,多謝楊兄弟提醒,也許俺是愚笨,他對我不滿意,所以才會故意氣我。
    楊若水愣了一下暗道:我可沒說這個啊,好吧,你要這么想那也不錯,莫名其妙背鍋,還真是無奈啊,而且又是那種愛恨分明的女人。
    文清霜走到楊若水身邊輕聲說道:看來你這皮囊太會招惹人了,下次,你還是帶著面具得了,別給我徒弟增加太多敵人。。
    楊若水一時苦笑不已暗道:我連你徒弟是美是丑都沒看到過呢,就算是以前認識的,但跟我也無關,畢竟我又不是真正的楊若水,我是另一個楊若水。
    程老爺子肅然說道:好了,現在說正事,現在看起來,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