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不成名就回家繼承億萬財產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糾結
    安言拉著葉尋一直小跑著,直到來到一條狹窄的街道才停下來。
    “就這里了!卑惭酝O挛⑽⒋鴼。
    葉尋有些迷糊的站在原地,不明白安言拉著自己到這里來的目的,“帶我來這里干什么?”
    氣氛有些沉悶,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有街邊賣藝的歌手的歌聲環繞在街道。
    許久之后,安言側過身,眼睛一眨,目光中帶著幾絲渴求,“今晚什么都不要問可以嗎?就陪我走一走,我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
    葉尋只是沉默著,低著頭看了看安言,最終還是嘆一口氣地接受了這個請求。
    安言隨后轉過身扯著葉尋的衣袖一直往前走,葉尋也只是乖乖地跟在安言旁邊,一言不語。
    安言看著街道邊的賣唱者,眼神中透露著好奇,在街道上停停走走,目光也一直在街道兩邊的場景上停留。
    “洛蘭都對于喜歡音樂的人們來說,真的是一個天堂,你看他們就這樣享受這音樂,似乎從來沒有憂愁能夠打擾到她們!卑惭噪p手背在身后,紅色的長裙風中舞動,恍若黑夜中的一朵冷艷的紅玫瑰,幾步前踏,又幾回側身,臉上的笑容就從未間斷過。
    葉尋的臉上終于浮現出幾絲笑容,隨意在周圍的街景上觀望,不得不說洛蘭都人們的生活狀態是葉尋最羨慕的。
    這里的人們從小開始就收到音樂之都潛移默化的影響,毫不夸張地說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掌握著一項有關于音樂的技能,甚至從棋牌室拖出來一個七八十的老爺子,說不定別人都會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口琴,給你展示一遍強大的口技。
    葉尋笑了笑道:“洛蘭都這里的人們從來不會被快節奏的社會帶著走,他們擁有屬于自己的靈魂,他們的玩音樂才是真正的玩音樂,或許這也是為什么洛蘭都一個小小的城市會誕生出幾個世界級的音樂大師!
    葉尋望著街道上隨意聊著天,哼著小曲兒的人們有感而發,突然感覺到內心一震,或許這就是自己演戲沒有靈魂的原因。
    一股灼熱的情感從腹部燃起,葉尋的眸子中快要冒出星星,心想道:“或許只有當我真正感受到生活中貼切的經歷,我才能夠掌握住身上的氣息!
    這樣的想法一蹦出來,葉尋就再一次堅定了內心的選擇。
    安言感受到了葉尋內心情緒的變化,但是她誤以為是葉尋提到了洛蘭都的生活才情緒高漲的,于是道:“我先在有點體會你大學時候的想法了,有時候想法的不同,無非是看待的角度不同!
    安言加快步子來到葉尋的身前,轉過身笑道:“當初這首鋼琴曲我發布的時候,費了很多的心思,原來這個世界并沒有我想象地那么美好,有時候能夠享受到生活中的安逸才是追求的目標。就好像你滿懷欣喜準備音樂創作,才發現你所看到的圈子,并不是你最初期待的模樣!
    葉尋聽了安言的回答,表情一愣,隨即又釋懷一笑,過去了這么多年,她終于還是明白了自己當年的想法。
    葉尋開口道:“其實當年的你我,誰都沒有錯,更不存在誰虧欠誰,或許說,既是我虧欠你,也是你虧欠我,因為那時候我們都有著各自的想法,只不過內心不太成熟而已,我們都用了最壞的方式來結束那段時光!
    一股酸澀的情緒在兩人之間升起,最終的兩人見面的方式只能是紅了眼。
    安言紅著眼睛,慢慢放慢步伐,安靜的跟在葉尋的身邊,一雙眸子卻早已濕潤,為了不讓自己太過于崩潰,她選擇將實現放在幾街道另一邊。
    她害怕轉過頭看著葉尋,就控制不住自己。
    葉尋的一口氣嘆出,將這些年壓抑在心中的愧疚說了出來:“其實我一直覺得挺對不起你,當時太貪玩,后來我也成功半只腳邁入這個世界,身上也有著必須擔負的責任!
    葉尋的話語落下,兩人之間安靜地只剩下呼吸聲,夜晚的微風中似乎都充滿了遺憾的氣息。
    街道上行人還在各自笑談著散步,葉尋和安言兩人夾雜在里面總有些不太和諧。
    噗!
    突然一聲悶響,葉尋感覺到自己的胸膛被猛然地撞擊,一股熟悉的味道充斥自己的鼻尖,他能感覺到安言激烈的情緒。
    本想著一把推開,可是葉尋覺得太過殘忍,就仍由她抱著,畢竟,今晚過后,以后的兩個人就再也沒有一個擁抱的理由了。
    在安靜的夜晚,葉尋只聽見了安言刻意壓制住的啜泣聲,以及胸膛處的一處濕潤。
    葉尋低下頭看著安言的臉,右手輕輕地伸出手,顫抖地放在安言的肩膀上,葉尋甚至能夠清晰地感覺到安言柔弱的身子一直在微微顫抖。
    許久之后,葉尋輕輕推開安言,“就這樣吧,我送你回酒店!
    安言也沒有拒絕,戀戀不舍地離開這個本可以完全屬于她的胸膛。
    因為這里距離安言的酒店不是特別遠,在安言的要求下,兩人慢步朝著酒店走去。
    明明長達半小時的路程,安言卻覺得這半個小時太短,短得稍縱即逝,
    一座裝飾華麗、帶著中世紀風格的酒店矗立在街道一旁,葉尋慢慢停下,開口道:“回去吧!
    安言緊緊咬著嘴唇,“好!
    看著安言慢慢轉過身去,葉尋終于送出一口氣,搖頭嘆氣,隨后轉身準備離去。
    “葉尋!”
    可是突然的一聲又讓葉尋邁出的腿停止了下來,葉尋沒有回頭。
    安言聲音提高了幾個度,眼淚奪眶而出,“當年的我們不是個誤會嗎?明明只是一個小小的錯誤,為什么拿這樣的罪來懲罰我,我們明明可以很好的,我回來找了你,我趕了最快的航班,可是我找不到你!”。
    葉尋拳頭緊握,壓抑的情緒再也忍不住,轉身道:“那你當時為什么要不辭而別,就算是個朋友也應該有個儀式吧,你明白我當時的心情嗎!”
    安言顫抖著身體,情緒崩潰的他說不出一句話,只能靜靜凝望著情緒一樣雜亂的葉尋。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