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龍血圣尊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談和
    “看來你是忘了當初我跟你說過的話了!比赵陆探讨鏖_口說道,“當年你我一戰之后,我就已經快要突破了,過去這么久,我自然突破成為了武圣境修為,而你不過還是武皇境修為的修煉者,你覺得你憑什么是我的對手!
    聽到這話,龍尊淡笑一聲,說道:“武圣境又如何,你一樣不是我的對手,我能夠打你一次,就能夠還打你第二次,第三次,一直的打下去,真以為你突破成為了武圣境就一定能打敗我嗎?笑話,憑你還不是我的對手,既然敗給了我,那以后你依然只會失敗!
    “我看你才是笑話!比赵陆探讨髡f道,“你不知道武圣境的強大,有了武圣境的修為,世間還是對手的人就不多了,除非同是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而你不過是武皇境修為的修煉者,所以你永遠體會不到武圣境修為的強大,不僅如此,你也沒有機會成為武圣境修煉者的那一天了,我承認你天賦不錯,未來也很有機會成為一名武圣境修煉者,可惜你遇到了我,而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讓你成為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
    在他心中,龍尊剛剛的話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他不相信龍尊是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要知道,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并不是那么容易突破,哪怕是他自己也很久才突破,中間的過程也是艱難險阻,突破的十分不容易,不過一切都還算是好,他成為了一名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而且是世間最年輕的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
    龍尊說道:“看來不出手,你永遠以為自己才是最厲害的那個,正好,今天讓你看看你所謂的武圣境的修為有多厲害,讓你明白,不是你突破了武圣境的修為,就真的無敵了,真的比我還要厲害,一切都等打過了才能夠知道!
    說著,他拉開了架勢,準備與眼前的日月教教主動手,畢竟面對一名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他也不得不小心一些,就算他已經是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了,可是面對同為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一樣要注意,一名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實力上已經遠遠超過武皇境修為的修煉者,所以他不能夠當做面對武皇境修煉者和武王境修煉者那樣對待,面對同樣境界的修煉者,他一樣要小心應對,否則稍不留神就會受傷吃虧。
    “先不急著動手!饼埲阃蝗徊逖哉f道,旋即看向了日月教教主身邊的周家老祖,說道,“老祖,這么久以來,我龍家自認為沒有虧待過你們周家,就連天龍國皇族的位置也沒有跟你們周家爭奪過,當初你帶人去爭奪兩名大趙帝國的武王境修為的修煉者圍攻,也是我龍家的人出手幫你解決的麻煩,現在周家坐穩了中等國的位置,便開始出賣我龍家,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你就不覺得心中有愧嗎?你可知道你做這些事情,那是背信棄義的事情!
    說完,他冷冷的看著對面房頂上的周家老祖,雖然心中早就猜到了日月教找上門來是因為周家的背叛,可是現在親眼看到周家老祖隨日月教的人來到龍家,還是讓他感覺到寒心。
    周家老祖看著對面的龍三姐,說道:“別說什么背信棄義不背信棄義的,說白我周家與你們龍家只不過是合作的關系,當年對付金龍國的那些修煉者的時候,還不是我替你們解決的,所以我成為天龍國的皇族是我自己掙來的,與你們龍家沒有多大關系,至于說你們龍家斬殺了大趙帝國的那兩名武王境修為的修煉者,那也不是為了我周家,而是為了你們龍家自己,你們自己擔心被仇家找上門來,用我周家做擋箭牌,這件事情你們應該心中清楚,別忘了,這可是你們威脅我周家做的,要不是你們龍家威脅,我周家依然還很安穩,你真以為我周家稀罕做這個天龍國的皇族嗎?我周家若是想要做這個皇族早就做了,哪里還會等到今天,而這一切都是被你們龍家的人給逼迫的,所以不要說什么背信棄義,你我兩家原本就是合作的關系,甚至說當初很多事情都是你們龍家逼迫我周家去做的,所以不要怪我周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何況就算是我周家不說,相信用不了多久,日月教的人也會來,到時候,你們龍家的下場還是會如此,所以龍家的下場早已經注定了,就在龍尊去上等國胡亂得罪人的時候,你們龍家的下場就已經被注定,遲早要滅亡在日月教的手中!
    龍三姐眉頭一蹙,叱喝道:“你倒是會胡攪蠻纏,背叛就是背叛,任由你說花來一樣是背叛,沒有我龍家,你們周家早就滅亡在大趙帝國的手中了,甚至連大趙帝國老祖來到天龍國的時候,你也沒有說什么,指望我龍家給你解決,現在天龍國的威脅都解決掉了,你們周家開始動了與我龍家為難的心思,想要借刀殺人,也要看看你們周家有沒有這么大的本事借來鋒利的刀,我弟弟當年就能夠對付日月教,如今依然如此,不過我保證,你們周家的下場怕是不會那么好了,你周家做出這樣背信棄義的事情,等解決了日月教的人就會找你們周家算這筆賬,別以為你們周家能夠逃過去!
    聽到這話,周家老祖心中微微一動,瞅了一眼龍尊,因為他知道龍家崛起的關鍵就是這位龍尊,要說對他們周家有威脅的人,也只有龍家的這個龍尊才能夠威脅到周家。
    日月教教主看了一眼周家老祖,淡淡的說道:“不用擔心,事情到了現在,龍家的下場已經預定了,你根本不用怕,因為龍家威脅不到你,更威脅不到你的周家,今天過后,這里在沒有周家的這個修煉者家族!
    周家老祖聽完這話,點了點頭,他相信,既然日月教教主這樣說了,那么就說明對方有對付龍家的手段,那怕龍家再厲害也沒有用,一名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招惹的,所以他相信,一旦日月教教主出手了,龍家的那個龍尊就算是再厲害也沒有用,再厲害的武皇境修為的修煉者也不可能是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對手。
    龍尊朝日月教教主一勾手,輕蔑的說道:“來吧,也讓我看看過去這么久,你有了什么長進沒有,這一次可不要被我打著逃走,不然你這個新晉武圣境的顏面可會丟盡了!
    日月教教主臉一黑,說道:“別在這里逞口舌之力,一會兒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被打的四處亂竄,這一次,一定讓你知道一下武圣境的厲害,就算你是再厲害的武皇境修為的修煉者,也不是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的對手,也讓你明白一下,什么叫做武圣不出武皇為王的道理,不然你還以為你一個武皇境修為的修煉者可以和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相提并論呢!
    說完這話,他并沒停下,而是往前一沖,朝著對面房頂的龍尊沖了過去。
    他的速度極快,換做是一般的修煉者都難以看到他動作的痕跡,最多只能看到一道殘影從眼前一掠而過,除此之外,想要什么都看不到,實力在弱一些的人連殘影都看不到,只能知道房頂上的人影直接消失不見了,除此之外沒旁人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哪怕是周家老祖和龍三姐這樣的武王境修為的修煉者,也只是勉強看到一道殘影從眼前消失。
    龍尊一踩腳下的瓦片,整個人也沖了出去,直接把日月教教主攔在了半空中,隨即兩個人互相對了一掌,隨后兩個人紛紛后退,落回到了各自所在的位置上。
    日月教教主重新回到之前他所在的房頂上,瞇著眼睛看著對面的龍尊,說道:“你居然也突破了,這怎么可能?你不可能突破的,你怎么可能也是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
    日月教教主面露驚恐之色,因為他如何也不敢相信龍尊居然成為了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要知道,他為了成為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付出了不知道多大的努力,現在一個年紀比他小不知道多少的年輕人,居然也成為了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這讓他感覺到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變得不值錢了,曾經他以為自己才是最年輕的武圣境修為的徐連著,可現在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笑話,龍尊的年紀他雖然不知道有多大,但是他知道比自己要小很多,這樣年輕的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簡直聞所未聞,更沒有聽說過,現在卻被他親眼所見。
    龍尊目光平淡的看著面前的日月教教主,說道:“怎么,難道世間只能有你一個人是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而別人都不可能是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了,天下沒有這樣的道理!
    聽到這話,日月教教主臉色十分的難看,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龍尊也成為了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要知道,他為了突破道武圣境,花費了大量的心血,可龍尊不過是一個年輕的修煉者,如今卻成為了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這讓他心中十分的不甘心,也對于這樣的事情十分的不能理解,還從沒有聽說過有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像龍尊這般年輕。
    另一邊的周家老祖臉色更是難看,他聽完日月教教主的話之后,他馬上明白,龍家的這個龍尊根本不是什么武皇境修為的修煉者,而是一個確確實實的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這樣的修煉者,絕對是世間頂尖的存在,而他一個普普通通的武王境修為的修煉者,居然招惹到了這樣的修煉者,現在他心中十分的慌亂,一旦日月教的教主不能夠解決掉龍家,或者解決掉那個龍尊,先一步倒霉的就將會是他們周家,而且他們周家承受不住一位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的怒火。
    想到這里,他看向日月教教主,說道:“還請教主一定要幫我周家,若是龍家不除,我周家就真的完了!
    日月教教主臉色陰晴不定,卻沒有聽周家老祖的話,而是對龍尊說道:“既然你已經成為了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你我之間的仇怨不如就此罷手,從此以后,我日月教不再與你們龍家為難,咱們兩家從此化干戈為玉鐲,你以為如何!
    站在對面房頂上的龍尊瞅了一眼日月教教主,稍作沉吟,便道:“既然你不愿意動手,那此事就到此為止,我不希望你們日月教的人在踏入竹林鎮一步,不然的話,你應該知道,武圣境的修煉者隨時可以殺了他們!
    “好,就按照你說的辦,咱們之間的事情就到此為止,你我都不在因為以前的仇怨的追究對方!比赵陆探讨鞔饝宦,旋即身形一晃,整個人從房頂上消失,并且逐漸遠去。
    當然,只有龍尊第一個發覺到日月教教主離開的動作,其他人過了一會兒才發現日月教教主已經走了。
    周家老祖看到日月教教主連招呼都不打一聲,便消失不見了,而把他一個人留在了這里,當即臉色十分的難看,知道自己被日月教教主給拋棄了。
    想到這里,他訕訕的看向龍尊,說道:“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對,我代表周家給你們龍家道歉了,是我輩豬油蒙了心,做了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還請你們龍家原諒!。
    龍三姐看著面前的周家老祖,淡淡的說道:“之前你可不是這么說的,可沒有說過什么原諒不原諒的話,也不承認你背信棄義,怎么?現在幫手沒了,就改口了,這世上哪有這么容易的事情!
    周家老祖此時臉色異常的難看,心中后悔極了,早知道龍家的龍尊也是武圣境修為的修煉者,他說什么也不來招惹日月教的人過來,現在沒有拿下龍家不說,還把自己給架在了這里,若是解決不好的話,不要說自己的性命,就是整個周家的下場都不會好到哪里。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